寮國曾經是聯合國公佈全世界最貧窮的國家之一,原本預期出了機場應該是連一條柏油路都沒有,但另我們驚訝的是,雖然硬體設備不是什麼了不起的頂級,但對旅行者來說卻方便得不可思議!

我們一出關就直接被導引到一個計程車招呼站,車資以人頭計算,價錢合理公開,完全不用講價,不需要跟長谷川一個人扮黑臉一個人扮白臉,搞得自己精神分裂。小小的箱型車集中剛下機的旅客,甚至還可以要求載到下榻的地方,不用摸黑找地址,這已經遠超過我們的想像。

龍坡邦的市中心只有一條大路(Sisavangvong Rd.),就像東南亞任何一個大都市,總是會有一條路專門賺外國人錢。這條路上只有三種行業,旅行社、高級餐廳跟酒吧。

我們選了一間有室外空間的餐廳,點了開胃菜跟酒。

「目前為止你對寮國的印象如何?」我問長谷川。

「假的,我覺得目前為止看到都假的。」

我翻動著我前面的燻鮭魚,不由自主的點點頭。這不是寮國,這是為了餵飽自己,而偽裝起來的寮國。

吃了一點東西,我們再往前走。這裡有一個夜市,我們終於接觸到稍微像當地人的當地人。

我相信龍坡邦的夜市是全世界最不食人間煙火的夜市, 這裡非常安靜,完全沒有叫賣聲, 沒有大聲公,也沒有奇怪的霓虹燈。

「哇!這手工還蠻精細的耶!」我蹲一下看了一下,伸出手來對長谷川揮了一下。

接下來非常的尷尬,因為我用一般音量講的話迴盪在這裡,所有人都聽得到。這種感覺就像你在國家音樂廳聽交響樂,在音樂出場前五秒鐘你的手機突然響了那種尷尬。

除了現場被關了靜音之外,老闆們都像假人一樣坐在商品後面,用非常溫和的眼神和你交會,任憑走過的人隨便看,隨便翻。關於「賺錢」這件事,就像化緣一樣,從他們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積極。

夜市後面就是古寺,斑駁的圍牆雖是聯合國定義的古蹟,但對這些市井小民來說只是一個能靠著舒服坐著的牆面。

「現在呢?目前為止你對寮國的印象如何?」長谷川問我。

「嗯…」我想了一下。「這是一個貧窮但優雅的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