寮國想像起來應該是非常熱的國家,但早上卻是因為皮膚感受到一股微微的涼風,起了雞皮疙瘩而醒來。就像是深秋的台北。

我們住在一間安靜的民宿,深色檀木的裝潢,配上茂密的熱帶植物,坐在這裡,連呼吸都會不經意的變慢。

我跟長谷川批著薄薄的浴巾,帶著早餐在庭院裡,奢侈的在這裡揮霍著時間。直到太陽提醒我們這裡正確的地理位置,一不留神,氣溫就升高到大概35度。

「阿良!你建議我們今天去哪裡?」長谷川把咖啡杯遞給阿良。阿良是這裡的服務人員,就像我們遇到的任何一個寮國人一樣,禮貌、平靜、與世無爭,好像天塌下來都不會有什麼反應一樣。

「去河邊看龍舟比賽吧!」阿良微笑著說。

「寮國人也過端午節嗎?」長谷川張大眼睛,驚覺現在是端午的時節,她離開亞洲太久了。

「其實我們不只端午節划龍舟,十月開門節也划龍舟。」阿良很認真的解釋了一下,端午節划龍舟吃粽子源自於泛東方文化的影響,但事實上每年的10月底、11月初是更重要的「開門節」,意味著由於長達三個月的雨季終於結束,「關門」生活終於結束,僧侶可以外出,男女朋友可以結婚,出門逛街、飲酒,各種生活可以恢復活力。

「為了慶祝開門節,會在湄公河上舉行龍舟比賽,這是我們祈求神靈的方式,因為古時候的人在雨季無法在耕作,大家就乾脆在淹水的田上舉行划船比賽,最後演變成龍舟賽。」

所以,說寮國人跟我們一樣在端午節划龍舟其實有些語病,他們過「開門節」的歷史可能比他們開始過端午節的時間還要早很多,應該只是看到隔壁鄰居在划龍舟,然後就說,「嘿!我家其實也有龍舟耶!不如我們拿出來一起划吧!」

這跟「屈原是韓國人」一樣,一樣是個悖論。

今天的湄公河果然熱鬧,就像個嘉年華會。許多我們在台灣夜市都快要看不到的撈金魚、打彈珠、射氣球,在這裡都非常受歡迎。除此之外還有許多當地特殊的博奕遊戲,我跟長谷川蹲在路邊研究半天,當地的朋友也非常熱情的解釋半天,我們還是完全無法理解。

寮國人的龍舟比賽承襲他們平和的個性,連加油吶喊都是這麼溫文儒雅,聽起來一點激勵的效果都沒有。他們的龍舟跟我們的不太一樣,形狀比較長,可以坐上50個人左右,船上有兩位穿著亮麗的女士坐鎮,而且看起來是備受尊敬,有專人他們撐洋傘。

「走吧!找個地方坐下!」

長谷川拉著我,我們一邊喝著椰子汁,一邊坐在樹下乘涼,緩慢的融入這片溫暖的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