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的涼爽顯然是個誤會,到了中午,整個龍坡邦的熱氣就好像站在窯烤爐前面一般炙熱,恨不得往自己身上波一桶冰水。

「中午妳想吃什麼?」我問長谷川。我可以感覺到我說話的時候嘴角有一點鹹鹹的感覺,沒錯,汗整個都流到嘴巴了。

「這種熱天一點胃口都沒有。」長谷川已經喝了第二杯椰子汁了,看來暑氣還是無法消散。她的眉毛上還躺著幾顆汗珠,看起來非常好笑。

我們走回龍坡邦唯一的一條大路Sisavangvong,大部分的西方人都還是選擇在高級餐廳吃飯,裝模作樣的在大白天點蠟燭。我們發現,有一條巷子像失火了一樣竄出煙來。我跟長谷川互相看了一眼,不加思索也不約而同的轉身進去。這一個轉身,簡直是進入一個不同的世界。

原來,龍坡邦的活力都集中在這裡。各式各樣的街頭小吃,拌的、炒的、煮的、烤的,什麼都有,那個像失火了一般的煙,就是烤香腸來的。

身為一個道地的台灣人,對於挫冰、魯肉飯,以及烤香腸,必須有絕對的鑑賞能力。看到龍坡邦的朋友對於他們的香腸如此的有自信,我們當然要親身感受一下。寮國的豬肉香腸叫做「Sai oua」在大腸中塞入五花肉跟煮熟的豬皮,跟台灣香腸不同的是,他們會再加入檸檬草、生薑和大蒜等各種香料,還有一點白米,吃起來就是充滿草本風味的偽糯米腸。

不能說這味草本香腸有多麼好吃,但奇妙的是,吃了之後胃口大開,剛剛熱得要死的那兩個人彷彿吃到什麼神效大力丸,開始尋找下一個標的。

「naem khao」 是一種炒飯,除了有一般的白米外,加上炒蛋、鹽漬豬肉、炸豬皮和乾椰子絲,還有香菜和檸檬汁。最後,再豪爽的加上超多,好像不用錢的蝦醬。這一道視覺滿分,口感絕妙。絕妙的地方在於乾椰子絲,吃起來有點韌性,吃著吃著不禁想起台灣的手搖飲常常加的椰果,下次回台灣我一定要拿椰果來炒飯,看能不能也炒出這番絕妙出來。

寮國也跟鄰近的越南一樣熱愛河粉,但他們詮釋河粉的方式有些特別,因為他們會端上來一盆比河粉份量更大的生菜,裡面包含各種香草還有生的四季豆。這樣的一盆生菜要怎麼吃呢?接著送上來的是一整杯蝦醬。沒錯!跟不用錢一樣!生菜就是這樣沾著蝦醬吃!

長谷川眼睛閉起來就沾了一沱蝦醬一口吃下去。

「如何?」我好想笑!

「我需要第三杯椰子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