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Sisavangvong上的旅行社前徘徊,外面貼著各式各樣的付費活動,有划船、有溯溪、有健行,心臟強健一點的還可以選擇滑翔翼。

「今天想做什麼活動呢?」長谷川看了半天也很難決定,轉過頭問我。

「嗯嗯…今天的心情沒有什麼冒險的衝動,來一點小清新就好了吧!」我說。我拿著我這次到越南工作前剛買的新單眼相機,一點都不想把它弄溼弄髒。

「健行呢?應該很舒服吧!」長谷川一邊用google map查著資料。「大部分的行程都是走Ban Long Lao這條步道到Kuang Si瀑布,看起來就一條路而已,我們自己去就可以了吧!」

我點點頭。導遊這樣的角色很令人頭痛,話太多的容易激怒我們,話太少的又容易尷尬,英文太好的太燒腦,英文不好的又失去導遊該有的功能。好吧!我們就是很難相處。

「記得我們在羅馬尼亞遇到的導遊嗎?」我們兩個相識而笑。羅馬尼亞那位就是英文太好,話多到令人崩潰。

我們叫了車,從龍坡邦市區到Ban Long Lao這個村莊,需要兩小時,距離也沒有多遠,是因為離開Sisavangvong之後就再也沒有柏油路了。一路上看到樹木越來越蔥鬱,聚落也越來越原始,還有看到好幾位婦女在戶外洗澡,我們知道我們距離文明越來越遠了。

Ban Long Lao是一個很小的村莊,房子是用最簡單竹子、木柴蓋成,為了怕淹水跟蚊蟲,房子挑高大概一公尺,進出都要爬小梯子。

小朋友看到我們來開心極了,有一點害羞又有點興奮,一下子又全部爬回房子裡,連年紀最小腿最短的小朋友都能非常伶俐的在跨距很大的梯子上爬來爬去,可見生命是能找到出路的。

沒有導遊告訴我們現在要往東往西,幾點要幹嘛幹嘛,長谷川一看到這些光腳流鼻涕的孩子們整個童心大開,我還忙著在用google map 定位,她已經追著這些孩子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下一分鐘我再看到長谷川已經是躺在地上被幾個小孩踹來踹去,尤其有幾個沒穿褲子的小朋友身手更是矯健。

我笑到抽搐。

小孩交朋友很快,長谷川被踹在地上幾輪之後,就獲邀到家裡坐坐。在台灣,一個客廳的中心點通常是電視,在這裡,一個家的中心是一個爐,上面燒著一鍋飯。顧家的人是一位小姊姊,很明顯的,家裡的大人下田工作去了,要養活這些孩子絕不是容易的事。

我們不知道又在這裡逗留了多久,好想把這些孩子的笑聲放進時空膠囊裡,永遠保存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