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google map上看到的Ban Long Lao這條步道只有一條路,但事實上其間蜿蜒的小路不少,曾經我們也為了接下來要怎麼走傷了一下腦筋。

「大方向對了應該就對了吧!」這是我的理論。

「沒什麼好擔心的啦!真的迷路就回頭去光屁股弟弟家住一晚就好了!」這是長谷川的理論。

「我真心希望你是開玩笑的!」我翻了一個白眼,如果真的迷路就一點都不好笑了。畢竟我們的骨子裡還是都市人,光光晚上那些蚊蟲就夠瘋狂了。幸好,後來我們遇上了一個健行團,幾個外國人找了一個當地的導遊一起走。我們默默的跟在他們後面維持大概20公尺的距離,至少這樣不致於迷失方向。

但事實上,真正的挑戰不是方向。

突然眼前飄來一片烏雲,飄起來小雨。我跟長谷川在樹下躲了一下子。

「妳不覺得這樣的樹林在雨中更美了嗎?」我說。把臉往上揚,讓小雨打在臉上,這裡的空氣很乾淨,連雨都讓人覺得毫無負擔。

「好久沒有淋雨了耶!」長谷川像小孩子一樣把手身出來,讓雨滴從指尖一路滑到身上,享受水氣的滋潤。

但,這樣的詩情畫意只維持了15分鐘,因為,雨開始變大了。

「嗯!應該還好吧!午後雷陣雨應該下不了多久!」長谷川說道,但一看到就知道是強顏歡笑。我也覺得我的笑容越來越僵硬,因為我號稱可以防水的相機包應該撐不了這種大雨。

這就是人生。雨沒有變小,完全沒有,反而跟水庫洩洪一樣崩潰。在樹下躲不了什麼雨,只能勇敢的往前走。對!這就是人生。

現在,真正的挑戰也不是大雨了,我們踩的路完全像土石流一般失控。大雨沖破了原本的小徑,我們腳上踩的路現在變成一條充滿泥巴小河,每一步都無比艱辛:經常踩下去以後再把腳抬起來,鞋子就不見了,卡前一步的泥巴裡,然後再回頭把鞋子從土裡挖出來,穿回去,重新往前走。雙手已經來不及撥開臉上的大雨,必須趕緊抓住旁邊的樹幹才能繼續前進,但如果不小心折斷了樹枝,那又是一個往後倒,摔回到泥巴裡。

這麼艱辛的奮鬥,我除了要保護我自己以外,還要保護一台快要一公斤的單眼相機。一邊連滾帶爬的前進,我一邊想,出發前長谷川問我今天想來的什麼活動,我明明就說:「今天的心情沒有什麼冒險的衝動,來一點小清新就好了吧!」我自己說過的話都還在耳際,但事實在眼前,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