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安是聯合國蓋章認證的文化遺產,也是越南政府苦心經營的觀光熱點。咖啡店把共產文化當成賣點一間一間開,刻意著墨殖民色彩的文青藝品店也多得不像話。為了吸引觀光客,會安古鎮家家戶戶跟大大小小的店家都把燈籠高高掛在門口,共同營造一種溫暖感,晚上更將整個水岸夜晚點綴的相當古意浪漫,花花綠綠的燈籠店永遠都聚集著爭相拍照的遊客。

很難說燈籠是不是會安的傳統,但極有可能就像台灣的平溪天燈一樣,原本只是一件民間的小事,但卻拿來大作文章,好像平溪人每天吃完飯就一定要放天燈。

這件事情我沒有辦法評論,這就像履歷表,誰沒灌點水?

為了吸引觀光客,多點刻意的渲染,也不是什麼滔天大罪,大家都需要一點收入才能生活下去,這才是重點。

我們沿著秋盆河的河岸走,耳邊的喧囂越來越安靜,也越走越荒涼,腳上踩著路也從柏油路變成凹凸不平的泥土路。如果沒有刻意選擇這樣小路走,可能不會發現,原來不是所有的會安人都在賣燈籠,秋盆河的沿岸其實有許多人家住在極簡陋的木片屋裡,靠著秋盆河的漁獲維生。

「這條河功能也太多了吧!這麼污濁的水真的可以補到魚?」長谷川不禁讚嘆。

「又要玩椰子船、又要捕魚、小孩要玩跳水、晚上還要給觀光客放水燈?」我也覺得驚喜。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靠秋盆河就吃秋盆河。

我跟長谷川還有一群孩子在河邊玩了起來。他們拿了一根樹枝做的釣竿給長谷川,還有一個破水桶給我裝魚。

「太看得起我們了吧!」我大笑,我們這種都市仔怎麼可能抓得到魚,幫忙在河岸邊撿些垃圾還比較實在。

男孩們脫光了上衣開始跳水,女孩們站在河邊互相潑水,女孩們笑得越大聲,男孩們跳得越起勁。突然,在幾分鐘之內,天色大變。

雨,嘩啦嘩啦落下。

孩子們不疾不徐,撿拾著釣竿跟破水桶,一邊還唱著歌。一個女孩抓著我的手往前走去。

於是我們到了女孩的家。

除了破舊不堪也找不到形容詞了。因為屋內的屋頂擋不了雨,巴掌大的縫隙甚至看得到灰色的天空。女孩跟女孩的家人熟練的站在屋簷下,我想這是他們最習慣躲雨的地方。女孩的奶奶往側邊走了幾步,讓出一大塊空間給我跟長谷川,很靦腆的對我們笑。我用越文說了謝謝,她笑得更靦腆了。

雨下了二十幾分鐘就停了,天空開始綻開藍色的天光,金黃色的陽光把另一邊的烏雲勾了漂亮的金邊。

女孩們繼續唱著歌走到河邊戲水,彷彿這場大雨沒有發生。

生活可以充滿抱怨,也可以這麼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