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會安,絕不會錯過的是「來遠橋」,意思是歡迎遠道而來的客人。會安是亞洲與歐洲交易的貿易中繼都市,以「來遠橋」為分界點,一邊是日本區,一邊是華人區,最盛期的時候有超過1000人以上的日本人居住在這邊。這座橋是日本人於西元1593年建造,並於1595年完工;這兩個年份分別是猴年跟狗年,因此橋的兩側分別供有猴子和狗的雕像,也因為這座橋是日本商人建造的,大家都暱稱它為「日本橋」。

雖然是日本商人所建,但日本鎖國後取而代之的是華僑移民入住,經過好幾次的重建之後,現在的日本橋呈現濃厚的中國南方特色,上面還有一座小廟,廟內供奉我們都很熟悉的玄天上帝。玄天上帝被認為可治水降火,又被稱為「水神」,目的是希望能幫時常淹水的會安古鎮消災解厄。

但這座橋的越文既不是「來遠橋」或「日本橋」,而是「Chùa Cầu」。Chùa是寺廟的意思,Cầu是橋的意思。在越南人的心目中,橋上的廟宇是一把劍,刺穿了妖怪的背部,防止他搖尾巴,引起地震。

無論是哪一種說法,日本橋都充滿了異國情調。尤其是晚上打上七彩燈光後,這到底是哪一種風格,已經難以歸類。

我們沿著水邊散步,不得不說,跟白天比起來,晚上的秋盆河真是大大的加分。不同於白天炙熱的艷陽,夜晚涼涼的風吹著,皮膚總算能透透氣。又因為晚上夜色籠罩,那些白天赤裸裸的雜亂,都被掩護得十分巧妙,整個城鎮的質感完全提升。

「我總覺得,還是要在當地多消費一點,大家都有飯吃不是很好?」長谷川邊走邊說,長髮在被風吹拂著。我點點頭,非常同意。

於是我們跟路邊的阿婆買了好多水燈,但就當我們點了燈,準備要放到水面上的時候,突然遲疑了。

「這…好像有點…」我說,話還在嘴裡。

「不環保!」長谷川不等我說,就直接道出我的心聲。

「不然就帶回家好了,別放了!」我說。

我們包包裡裝了好多沒放出去的水燈,沿著河邊一直走,一直聊,聊著想哭的事,聊著好笑的事,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

不知不覺天就這麼亮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