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越南中部回到北部,天氣變化之大,好像來到不同國家。會安好像還在陽光沙灘比基尼,但河內已經開始戴起帽子,穿起羽絨衣了。

或許絕大部分的人說起越南,都覺得這是個東南亞國家,怎麼會跟「冷」扯上關係。偏偏越南的形狀非常的狹長,北部的冬天真的很冷,簡直比台北還要冷,而且是一種,很像陽明山那種充滿水氣的冷,冷到骨頭都有點酸酸的。

「冬天到了,要吃個火鍋溫暖一下!」阿紅走進辦公室,把羽絨衣脫下。現在整個越南就好像穿制服一樣,每個人身上都是羽絨衣。

「太好了!跟台灣一樣,台灣人也喜歡吃火鍋,河內哪裡有好吃的鍋呢?」我懷念起台灣密集度超高的火鍋店,如果便利商店是第一名,手搖飲是第二名,火鍋店可能就是第三名了。

阿紅推薦我河內一間鯉魚鍋老店,我跟長谷川拿著名片,週末就衝到現場準備大吃一頓。鯉魚鍋在河內聽說有好幾間,我們去的這間Cha Ca Thang Long就在河內36古街杭大市場旁邊。

老闆看我們坐下來,非常有禮貌的對我們笑笑,遞上英文版的菜單。我跟長谷川搖搖頭,畢竟我們在這裡也好一陣子,看英文菜單這種低階的行為我們就直接省略。

「請給我兩份經典餐!」我帥氣的直接把阿紅教我的越文大聲的說出來,然後就把英文菜單很有禮貌的闔上,遞回去給老闆。老闆接過菜單,皺了一下眉頭就轉身離開,我想,他應該完全接收到我的訊息。

首先,老闆把桌子佈置好,一個火爐,上面擺了鋁鍋,裡面放了些許的油爆香,然後一大盆茴香、香菜、蔥等等的植物,還有絕對不能缺席的辣椒跟魚露。接著,主角上場了,半熟的魚塊先放到鍋子裡面,等油熱一點,那一大盆植物就直接下鍋,鋪在魚塊上面。

「然後呢?」我跟長谷川有點迷惘,說好的火鍋呢?

「火鍋沒有湯嗎?」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仔細看一下別桌,大家都是把鍋子裡的魚跟大量的香草一起盛在碗裡,加上少許米線,淋上魚露跟辣椒,就這樣大口吃下去。

站起來,環顧一下四周,這才完全理解,原來他們在冬天獲取熱量的方式,是大吃各種辛香料。

「好像也蠻有道理的,比俄羅斯人下雪吃冰淇淋有道理多了!」長谷川說,茴香似乎已經發會作用,兩頰紅紅的。

在外地生活久了,越來越知道,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去套用別人的生活經驗,經常都是錯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