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過一個經驗,有一件事情你非常想做,但總有千奇百怪的理由絆著你。現在太忙了、不想太花錢、太遠了去不了、還有其他事情要做、做了有人不開心、沒人陪我去做、太難了我應該不行吧!

長谷川就是這種生活瓶頸的破冰者。她早上說想要學小提琴,下午就真的花了五萬塊買了一把小提琴,即便當時她連Do都拉不出來。當然這不是簡單的事情,看她有時候也學得意興闌珊,但總而言之,她是堅持下來了,我們先姑且不論好不好聽。

「我真的很想去緬甸。」我腦海中不知道又閃過了什麼。

「我知道,你講過很多次了!」長谷川連頭都沒有抬起來。

「但,現在不是好時間。」我搖搖頭,這種感覺又反撲上來了。

「你覺得台積電多少錢可以買?」長谷川問我。

「啥?」

「兩百你嫌貴,三百你怕怕,現在六百你才要買?永遠沒有對的時間!如果你覺得這是你該做的事,就趕快去做!」長谷川滿口教訓。但,我聽不懂,這是什麼爛比喻。

「我是說,緬甸今年才剛剛政變,之前疫情又大爆發,我真的覺得這不是個好時間!」

「沒有什麼叫做好時間,日日是好日,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事,永遠不知道你明天會在哪裡。」長谷川鏗鏘有力的闡述她的想法。

不知道什麼時候,我被她那一長串的歪理說服,我真的開始面對這個在內心一直存在的召喚。熱情很容易點燃,但就像長谷川學小提琴一樣,過程很容易放棄。

首先,緬甸雖然可以用電子簽證,但目前台灣並無法辦理,因此我們必須本人前往河內的辦事處自己辦。這就是一個大工程了,因為不知為何,緬甸需要我們的財力證明、就業證明、前五年的旅行史以及各種官僚體制下的奇妙表格。其中,就業證明真的讓我傷透腦筋,我總不能大剌剌真的請台灣的總公司幫我開就業證明,這樣全世界都知道我發瘋跑去緬甸了。我想了一個對策,就是請台灣的同事掃描一個發票章給我,我再套印在自己打好的就業證明上。說我偽造文書我絕對是不承認的,這只是一個自己證明自己的概念。

然後,緬甸的聯繫真的很靠運氣。網站十次有八次連不上,即便直接打電話去,對方的聲音聽起來也像是把電話放在水裡一般模糊。

但,最後我們還是勇敢的踏出去了。

一個無比嚮往,但一直無法履行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