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緬甸的聯繫一直處在一種若有似無的感覺,比觀落陰還不踏實。常常一個email寄了三天才到。對,我說的是email,不是貼郵票的那種。

我們的計畫是在仰光過一晚,隔天直接坐飛機到蒲甘。這個很簡單的動線,卻因為非常不可靠的網路,讓我們非常的焦慮。mother land是我們在仰光想住的民宿,他的網站上註明提供提供免費的機場接送服務,跟免費的早餐,一個晚上才30美金。但這個網站非常難連上,即便連上了也常出現一整個全白的畫面。真的不禁懷疑到底是在跟哪一個次元的空間交談。

「你覺得等一下下飛機真的有人會來接我們嗎?」現在時間晚上八點,飛機已經準備著陸,我繫緊安全帶,眼神望著窗外,一片完全沒有燈光的陸地。自從上次在安曼晚上坐計程車東西被幹走後,對於摸黑坐車找旅社這件事就一直有陰影,民宿如果有提供免費的機場接送服務,自然是再好不過的事。但對於緬甸,我真的期望不高。

「很難說,沒有期待就沒有傷害。」長谷川也同樣望著窗外,握緊拳頭,我們應該都在想著同一件事情。

奇妙的事情出現了。我們出關後,在人群中,看的一個小男生穿著longyi,舉著我的名字!再往前走一點,發現有好多個小男生穿著一樣的longyi,手上舉的不同的名字。

這居然是真的!他們開著小的箱型車,在機場接國外來的旅客,這一車大概有十幾個,想不到緬甸居然有這麼多觀光客。這些小男生的年齡看起來都不到15歲,他們看到我們,露出極為靦腆又熱情的笑容,感覺好像是這輩子第一次家裡有客人來玩一樣。

男孩們不停問我們,今天好嗎?你從哪裡來?我們簡直是受寵若驚。

大家都坐上車了。車上十幾個人不論什麼國籍,都被這種熱情感染,很快就互相聊了起來,我突然覺得,好像也是第一次出來旅行的那種新奇!

仰光的晚上真的很暗,路上的街燈遠遠才有一座,有些好像還是壞掉的,能看到的燈光不多。儘管窗外一片黑暗,小男生們還是很開心的介紹車外的景點,語氣中盡是興奮與驚喜。「大金塔!」其中一個男孩大喊!我欣喜若狂的馬上拿起相機,隔著老舊的車窗按下快門。這當然是一張壞掉的照片,但這張照片的背後,是多麼單純的熱情,就像小時後家裡有客人來,我總是會很興奮的帶他去參觀自己的房間,請他吃自己最喜歡的餅乾一樣。

我彷彿在他們的眼裡看到他們說,這不是艾菲爾鐵塔,也不是凱旋門,但這是我們緬甸最了不起的大金塔,我們的驕傲。

不知為什麼,我的眼底跟著濕潤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