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motherland,大廳擠了約莫二十幾個,小弟們一邊幫我們check in, 一邊送上很好喝的檸檬汁。

「你們好啊!明天有提供免費的早餐,請問你們要吃哪一種?西式的還是傳統的緬甸早餐?」這個男孩子臉頰有一個酒渦,非常靦腆的問我們。

「嗯!謝謝你們啊!但是我們明天早上七點就要搭飛機了,應該吃不到吧?」我說。我們隔天一大早就要搭飛機到蒲甘,真的不奢望能吃到早餐,更不用說還能選西式還是緬甸式,這對我們來說太奢侈了。

「沒關係的!我們還是會幫你準備,明天早上四點順便給你們morning call好嗎?」酒渦小弟說道。

我轉頭過去跟長谷川眨眨眼。真的假的?去過這麼多地方,還沒有聽說過早上四點有早餐可以吃的!

早餐事小,最頭痛的問題其實是機票。我們跟網路上素未謀面的旅行社定了我們在緬甸所有的內陸機票,約定晚上九點半在motherland面交。我們其實心理一直很怕,萬一送票小弟跑去鬼混沒有出現,行程肯定會延誤。

「現在才九點,我們要不要先出去吃個晚餐再回來?」長谷川說。傻傻的在大廳坐著也不是辦法,正當我們要走出去的時候,一位大姊非常慌張的把我們叫住。

「嘿!你!你們等等!不要走!」

背後突然出現大聲嚷嚷,我們滿臉疑惑,完全搞不清楚狀況。

「你們等一下再出去好嗎?有人要送機票來給你,馬上到了!」大姊放下手上的掃把,非常急促的說道。

幾分鐘後一個女生騎著機車,安全帽還來不及拿下來,雙手遞上八本手開機票,一張張點給我看。大姊看我們把機票收好,她好像一副放心不少的感覺,滿意的笑一笑繼續回去打掃。

我們走出民宿,準備好好享受在緬甸的第一餐。仰光的路上非常漆黑,路燈不是壞了,就是非常昏黃,有些還一閃一閃的。但習慣一下這個昏暗的光線,會發現其實路上還不少人,大家都自然而然的在路上走著。或許對他們來說,晚上就是晚上,刻意的照明才是違反自然的。

我跟長谷川平常雖然自許膽大包天,但對於這麼暗的路,真的也不趕走遠。剛好路過一家小吃店,裡面大概坐滿了八成的當地人,晚上九點有這樣的人潮應該也算厲害的。

「traditional?traditional?」老闆一看我們是外國人,指了一下隔壁桌。我跟長谷川點頭如搗蒜,不管是什麼,都給我來一點就是了。接下來端上桌的東西,我們也看不懂是什麼,有蛋,有洋蔥,還有濃濃的沙茶。

走回去的路上,又更暗了一些,但心中卻踏實了好多。

「你還相信現代社會有純樸這回事嗎?」長谷川問我。

「或許,或許世界的某個角落真的有吧!」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