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去左轉就是了!左轉之後就坐著等!」司機先生可能怕自己的英文不好,反覆講了很多次。我跟長谷川一如往常的進入機場大廳,然後就嘎然而止了。

「這是哪裡?真的是機場嗎?」長谷川往後跳了幾步,直接倒退到馬路上,抬頭看了這棟建築物。

仰光只有一個機場,國內跟國外是同一個,這的確是昨天我們降落的機場無誤,另外一個側廳是給國內航線用的,非常的簡單而小巧。

「這…比較像國小的禮堂吧!」我笑了出來,長谷川還假裝是小學生,張開雙臂飛翔,非常欠奏。

我們走進去,尋找下一個動線,但眼前就只有一個空間,就像司機先生說的,「進去左轉就是了!」接著,也不能做什麼,大家都坐在位子上等待。

我跟長谷川並肩坐著,觀察一下四周的環境。「所以現在是怎樣?不用過海關嗎?」長谷川在我耳朵旁邊偷偷說。

我也365度觀察了一圈,確定沒有其他小房間有什麼特殊的裝置,大家都是從大門進來,然後就左轉坐在這裡。

「所以,也沒有櫃檯嗎?不用寄行李?」我其實有點心急了。我擔心的是我們根本走錯地方,在這裡白等,然後錯過了飛機。好不容易看到有一位穿著航空公司制服的小姐迎面走來,我馬上一個箭步抓了她的手臂問。「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要去蒲甘!請問要在哪個櫃檯登機?」

小姐微微笑,看了一下我們的機票,拍拍我們的肩膀。

「坐著等就好了!」她說。

我跟長谷川開始笑不出來了,這完全出乎我們的經驗值之外,我直覺我們應該跑錯地方了。從仰光出發的國內班機目的地至少就有蒲甘、曼德勒、黑河,怎麼可能所有的人都坐在這個小學生的禮堂等飛機?

「啊!會不會等一下會廣播?」我靈機一動。

「你抬頭有看到任何的廣播設備嗎?」長谷川搖搖頭。

我抬頭一看,真的沒有,我們在這裡坐了這麼久,也完全沒有聽到任何廣播的聲音。

眼看著表定飛機起飛的時間越來越近了,但這群人完全沒有動靜。

「貼在手臂上可以嗎?」突然,有一個溫柔的聲音在旁邊對我們說話,是剛剛那位被我們抓住的航空公司小姐。

「蛤?什麼?」我們完全楞住。

「這個貼紙!你們要去蒲甘對吧!」那位小姐的手上拿著好幾張貼紙,上面寫著不同的英文字,也各自有不同的顏色,她撕下一張上面寫著「NYU」的貼紙貼在我們的手臂上。

「NYU是蒲甘機場!等一下會有服務人員把手臂上有一樣貼紙的人帶出去登機。你們就坐著等就好了!」

小姐繼續幫下一位乘客服務。有一位大媽睡著了,她看了一下大媽手上的機票,便溫柔的幫她貼上「MDL(曼德勒)」的貼紙,完全沒有驚動睡夢中的大媽。

從司機先生到航空公司小姐,他們都一直反覆著說「坐著等就好了!」但我們從來也沒有聽進去,總覺得事情沒有這麼簡單。

過了十五分鐘後,另外一位先生開始檢查我們的機票跟貼紙,接著就帶著我們坐上飛機了,整個過程就像坐遊覽車一樣簡單。

原來,真的是「坐著等」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