嘟嘟的套裝行程十分精實,等到我們回到民宿已經天色全黑了。

「你們回來啦!」民宿老闆笑嘻嘻到門口迎接我們,感覺他們每個人都背負著「蒲甘旅遊大使」的身分,眼神中閃爍著渴望,希望我們趕快說出,「蒲甘真是太棒了!」這句話。

「蒲甘真是太棒了!」我說。我看到老闆一副鬆了一口氣的樣子,開心的笑了出來,我也不禁噗哧一笑。

好,我承認我鄉愿。

蒲甘真的沒有讓我失望,只是真正打動我們的不是那些殘留在地面上的佛塔寺廟,而是這些不善言詞的緬甸人。我剛跟長谷川把紅蘿蔔的土洗掉,穿著拖鞋,坐在民宿的門口,就這麼大口啃了起來。我從來不知道剛從土裡挖出來的紅蘿蔔是這麼鮮甜。

「光吃紅蘿蔔不會飽吧?你們可以到大馬路上看看有什麼想吃的!」老闆指了一下遠方非常微弱的燈光,原來那就是「大馬路」。

我們靠著手機的照明,到了所謂的「大馬路」。原來就只是一條稍微比較大的泥土路,店家的燈光也微弱到讓人昏昏欲睡。首先是最令我們想家的7 eleven,但這當然跟台灣的便利商店十萬八千裡遠。這裡的7 eleven有兩個店面,一個是柑仔店,另一個是網咖。

「柑仔店我可以理解,但現在誰需要網咖啊?」我跟長谷川站在店門口,很沒禮貌的評論,還探頭進去看。

「嗨嗨!你們想進來嗎?你們從哪裡來的啊?」居然,網咖店裡傳出中文,一位大姊從裡面走出來招呼我們。我跟長谷川臉整個漲紅。

「嗯…不好意思啊!我們手機有網路,應該是沒有需要了。」我們吞吞吐吐的解釋。

「在這裡我們手機都有網路,但你會發現有時候就是不管用!」大姊很親切的說。「緬甸不是言論自由的國家,網路都被限制住了!聽你們的口音應該是台灣人吧!」

我們睜大眼睛,狂點頭。

「你們一定剛來緬甸不久。過幾天你們一定會遇到,手機完全收不到訊號,連打電話都不可能了,更別說是用網路了。」

「手機網路不能用,網咖的網路就可以用嗎?」大姊真的激起了我的好奇心。

「這就是我們存在的原因,我們能想別的辦法連上網路。」大姊越講越小聲,感覺這已經是國家安全等級的話題了。

我跟長谷川恍然大悟。

在走個幾公尺,果然就看到一個小小的店鋪,桌上沒有別的,就是一台普通的電話。我跟長谷川看得入神了。

「需要打電話嗎?」老闆看我們兩個傻子站在路邊,一動也不動,開口招呼我們。

「我…我…」我忍不住問。「請問打到台灣要多少錢啊?」

「海外啊!很貴的!沒有必要不要打!」老闆揮揮手,叫我們走開。

「我真的很想知道!如果我要打回台灣,要多少錢?」

「一分鐘10塊美金!」老闆很誠懇的說,但是手還是不停的揮,好像在揮蒼蠅一樣。「真的很貴,沒有必要,不要打!這個東西就是這麼貴,我也沒辦法便宜了!」

我跟長谷川下巴差點沒掉下來。我們在仰光的民宿包吃包住還機場接送,兩個人也才花了30美金,這裡講個越洋電話居然要價一分鐘10塊美金!

「我真的沒想過,原來,人與人資訊的流通,居然需要花費這麼高的成本!但到底什麼事情值得花一分鐘10塊美金?」我說。

「如果是跟家人報平安,我願意花這個錢!」長谷川停下腳步,好像想通了什麼事情。或許是在這種政局不穩定的國家,最珍貴的訊息,就是聽到家人平安的消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