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陽的光斜了,樹影就像濃密的睫毛漸漸遮蔽了視線。「這時候去Shwesandaw pagoda吧!」嘟嘟說,露出一點神祕的笑容。

原先我不懂這神祕的微笑從哪裡來,後來在體會到,Shwesandaw pagoda原本已經不能讓觀光客爬上去,但最近的緬甸內憂外患不斷,現在已經沒有人在管這件事了。

Shwesandaw pagoda是蒲甘最高的佛塔,高度大概是五層樓,通往頂端的階梯非常陡,這也難怪之前一度因為安全因素關閉。最頂部的部份是一個圓柱形的佛塔,上面有一把鑲有寶石的傘狀物,是非常典型的蒲甘佛教建築。這座寶塔由蒲甘國王阿奴律陀(Anawrahta)國王於1057年建造,這位就是為了當時還沒有發展出元宇宙,把八位僧侶全部抓去殺頭的蒲甘國王江喜陀的爸爸。

我跟長谷川小心翼翼的將背靠在這個11世紀的磚牆上,閉上眼睛,張開雙臂,讓風吹進衣服裡。

「太陽下山了,一天又要過去了。」長谷川說。「人的一輩子有幾天?我們還剩下幾天?」

我嚇了一跳,我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們背後的這片紅磚從11世紀就在這裡了,看了多少次日出日落?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們連一塊磚頭都比不上。」我說。突然覺得皮膚上起了一陣寒意,好怕好怕時間就這麼飛快的離開,我還有好多事情想作。

嘟嘟送我們回到民宿。他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個晚上在蒲甘。我們在他手裡塞了些小費,嘟嘟連看都不敢看,一直對著我們90度鞠躬,倒退著走出去。

突然,我不想就這麼結束。

「嘿!我們還沒吃飯呢!載我們去找東西吃吧!」我大叫著,嘟嘟聽了眼睛也亮了起來。

「我妹妹在大馬路上有賣吃的!我帶你們去吧!」

於是我們又回到那條泥土路,到了嘟嘟他妹妹的店。

這是典型的緬甸小吃店,白色日光燈配上壁掛電風扇,即便在室內,腳上採的也是泥土路。但唯一不同的是,牆壁上居然有一整片的書。斑駁的書背跟開花的書腳,看得出來這些書已經歷經不少風霜;緬甸文像棉花糖一樣捲來捲去,完全看不出來這些書的內容,但架上有一本英文書,the old man and the sea。

老闆娘的兩個小孩乖巧的在旁邊作功課。

「哇!這是什麼啊?看起來是物理耶!我可以看看嗎?」長谷川坐到弟弟的旁邊,拿起作業簿隨手翻了一下。

「大姊姊,請你小心!」弟弟驚慌的想要拿回作業簿,話還沒說完,作業簿後面幾頁已經脫落。長谷川滿臉通紅,趕緊把東西還給人家。

「這個作業簿是我的大哥哥留給我們的,很久很久了!」坐在旁邊的姊姊害羞的用簡單的英文解釋著。意思是小朋友學校的教科書、習作本,都不是像我們學期一開始就去領一套新的,而是一代一代流傳下來,能拿到什麼就用什麼,甚至很多小朋友是沒有課本可以用的。

我突然想到小時候一整套完全沒翻過的參考書,最後被毫不留情的整疊丟進垃圾桶。

原來我過得生活是如此奢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