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勒是緬甸第二大城,既然是座城市,城市該有的不討喜,這裡通通都有。但可愛的是,緬甸人總喜歡攀爬在車體外面,在都會區居然也跟在鄉下一樣,完全沒有收斂一點。

「要不要試試看?」長谷川吃飽了就開始想一些莫名其妙的點子。被問了兩次,我居然也開始心動了起來。

好,我知道,我腦波就是弱。

「當真?這很刺激喔!人家當地人每天都練習耶!你平衡感行嗎?」我就是想激她。

「你不要開玩笑,衝浪都沒問題了,爬在車上算什麼?」長谷川說。

好,算你狠。

「問題是,要怎麼上去?」我問。這真的是很大的問題。這也不是計程車,也不是公車,更不知道要開去哪裡。

「先不要輕舉妄動,到旁邊觀察一下。」長谷川抓著我到樹下陰涼處先冷靜一下。

過了20分鐘,我終於忍不住。「這什麼鬼都看不出來啊!」

「我懂了!」長谷川靈光一閃。但我不相信她看得出什麼鬼東西。

「這很明顯啊!」長谷川繼續說道。「這些人就是看方向,如果這個方向是他想去的地方,路人就會開始往路中間跑,接著跳上車,就這麼簡單。」

「鬼扯!那要怎麼判斷這台車子是私人的汽車,還是這種公車?計程車?巴士?%$#&*&*&︿%#@!#$*$%#%」我已經糊塗了,到底要怎麼定義這種車。

「你笨蛋嗎?看車子後面就知道了啊!如果是私人的汽車不會留空位給乘客站著啊!」長谷川越講越激動,只差沒有巴我的頭。

「好,我承認有一點點道裡。但,要怎麼付錢?」我滿腹疑惑,指出種種不合裡。我很懷疑司機真的知道後面站幾個人嗎?按次計費?還是按路程長短?

「如果我們一直蹲在這裡永遠都不知道答案,走吧!」說完,長谷川就對著一台車揮手,開始往馬路上跑。

「喔靠!」我急忙從地上爬起來,腳還有點麻,趕緊跟在長谷川後面跑。

不巧的是,原本應該非常榮耀的瞬間,居然發生了令人震驚的事情。

這時候居然有兩個緬甸的阿伯跑得比我們快,一個華麗的跳躍,上了車,把剩下的兩個位子佔走了。

真不敢相信,我們居然輸給阿伯。

「你剛剛跑太慢了,而且有遲疑一下。」長谷川居然非常嚴厲的指責隊友,但我也承認剛剛表現不夠出色。我們非常懊惱,再次坐在路邊檢討了起來。經過了十分鐘的沈澱,我們再次起跑,衝到路中間。

這次我的決心非常夠,一個箭步真的就抓住車桿。

「哇哇哇!喔耶!喔耶!超爽的啦!哈哈哈哈哈!」我們兩個掛在車子外面,放聲狂笑起來,整體的氣勢就是兩個巫婆。

大概過了半小時我們狂笑到沒力之後開始思考人生的下一步。

「所以,我們要怎麼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