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繼續往前行駛,我們周圍的市民朋友們也差不多換了兩輪了,大概的情況就是他們輕輕鬆鬆的跳上來,一隻手抓著車頂,另一隻手滑滑手機,偶爾遇到風沙太大也會閉上眼睛休息一下,看到自己想停下來的地方就事先發出「喔!」的聲音,在下一個瞬間司機先生就會把手伸到後面,接下乘客給的錢,然後乘客好像下樓梯一般,輕巧的回到路面上。這一連串的動作滑順到幾乎找不到縫隙。

「所以你看懂了嗎?到底要給多少錢?」風一直不停的把我的頭髮吹亂,我像瘋婆子在風中大喊,因為如果沒有抬高音量,對方完全聽不到在說什麼。

「懂個屁!」長谷川一開口就吃到自己的頭髮,好笑得要命。

這樣也不是辦法,我們實在不知道這台車的目的地是哪裡,是該想辦法下去的時候了。

「不如這樣吧!我們就把口袋零錢都給他,代表我們的心意!」我說。也只能這樣了,就當做隨喜的概念。

「好喔!那我數一二三,你說大叫一聲『喔!』,同時我就丟錢,接著跳下車,四個步驟,這樣有清楚嗎?」長谷川大聲說著,但其實我只有聽到什麼一二三,其他什麼都沒聽到。

接下來的狀況就更華麗了。長谷川抓了一把零錢,明明說好的要給司機先生,但不知道為什麼手腳可以這麼不協調,我們兩個是跳下來了,但是錢也灑了滿地,還被風吹到對向車道。

我只能說當時的場景非常的瘋狂,我跟長谷川尷尬的只想趕快跑走,但路上的人卻急急忙忙想幫忙把錢撿起來還給我們。

「真不好意思啊!」我們一邊鞠躬道歉,一邊把錢塞回口袋,畢竟還是造成交通小小的混亂。

於是乎我們終於承認,這不是一個適合漫遊曼德勒的交通工具,至少對外地人來說進入門檻有點高。

「嘟嘟車呢?東南亞一定有嘟嘟車吧!」長谷川靈機一動。沒錯,好好的嘟嘟車不坐,搞什麼特技表演。

我們回到路邊的樹下,通常這裡都會有司機先生在這裡等著招客。這時我們發現,除了三輪的嘟嘟車之外,還有更舒適的選擇。

「little taxi ! little taxi !」司機先生看到我們,非常熱情的展現他整理得蠻乾淨的車子,原來這樣的車叫做「小計程車」。

既然看起來比嘟嘟車舒適安全,我們決定給這個「小計程車」一個機會。但等我們兩個興高采烈的就定位後,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我有沒有看錯!這是所謂的油箱嗎?」長谷川抓著我的肩膀一直搖。

沒錯,就是這麼簡約,就像插一根吸管在鋁箔包飲料一樣,小計程車就是直接插一根吸管在一桶汽油上,我不知道萬一一個煞車,油桶倒了會發生什麼事。

然後我跟長谷川就如坐針氈,抓緊旁邊的把手。

「難道曼德勒沒有那種可以好好坐著,不用隨時想著要跳車的交通工具嗎?」長谷川給我一個鬼臉。我們大笑著,迎著陽光往前奔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