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勒曾經被喬治歐威爾冠上一個非常直接的稱號–「令人討厭的城市」。他說曼德勒到處塵土飛揚,而且熱得難以忍受。今天的曼德勒市區已經不再那麼塵土飛揚,但「令人討厭」的程度並沒有降低,原因是整個市區的街景無聊至極,除了水泥還是水泥,完全沒有令人心動的感覺。

「小哥我們去茵瓦(Inwa)吧!」我們興奮的對著司機大叫。茵瓦是曼德勒附近的小鎮,其他值得去的還有敏貢(Mingun)、阿瑪拉布拉(Amarapura)、實階(Sagaing),總而言之,正常人都不會想在曼德勒市區待上太久的時間。

小哥轉過頭來跟我們比了一個大拇指,也不知道他到底有沒有聽懂,反正車子是一直呼嘯往前就是了。

沒過一會兒,車子就停了下來。

「你們從這邊走走走,然後下來。」小哥把我們丟在一條看起來無窮無盡的迴廊前,這個迴廊通往山上,而且有一眼望不盡的階梯。小哥英文十分生硬,但他軟Q的肢體語言非常清楚,就是要我們從這裡一直爬階梯,爬到頂端,再走下來。

「別鬧了,往上走?這很遠吧!小哥我們要去茵瓦啊!這裡是哪裡?」我問。

「茵瓦!茵瓦!」小哥兩隻手掌朝向我們,比了一下手勢,表情上應該可以解釋成「稍安勿燥」的意思。接著他用力的踩了兩下地,「實階!實階!」小哥很用力的說。我們實在很難分辨他到底講的是緬甸話還是英文,只能用最前面s開頭的咬字大概猜一下。

「所以你的意思是說,這裡是實階,等一下再去茵瓦?」長谷川不愧是人體翻譯機。

小哥非常得意的點點頭,然後指了一下手錶的位子,比了一下20,大概就是說我們走上去再走下來大概是二十分鐘。

我跟長谷川互望了一眼。

「這看起來很硬,真的要爬上去嗎?」我說,我們今天在路上表演了這麼多特技,到現在腿還在抖。

「我以為接下來的行程就是坐車看風景了,有人說要爬山的嗎?」長谷川大翻了一個白眼。話是這麼說,但我跟長谷川還是一階階的往上爬,畢竟出門在外代表的可是國家整體的榮耀,被發現台灣來的女孩子連個階梯都爬不上去,實在太可恥。

十分鐘過後,我們發現真正的挑戰不是階梯的數量,而是極為炎熱的天氣,才爬不到一半,我們身上的水就全部喝完了。接下來的時間,我們都在屎面跟髒話幹譙中度過,顧不得這可是人家的佛教聖地。好不容易抵達山頂的彭耶辛佛塔(Pon Nya Shin Paya),赫然發現一個驚人的事實。

「這是一條馬路嗎?」長谷川整個屎面到不行。沒錯,彭耶辛佛塔旁邊就是一條大馬路,馬路上還停滿了計程車。

最後,我們花了快四十分鐘才完成,腳程之慢,小哥可能都已經睡過一輪午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