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哥2.0繼續帶我乘著馬車往前駛去。一片恬靜的畫面映入眼簾,沒有別的聲音,只有馬兒嘴巴發出咕濃咕濃的聲音跟腳下清脆的馬蹄聲。

「現在這個時間,地表上正在發生戰爭,還有瘋狂變種的病毒肆虐。我們卻身處於這麼平靜的世界,是不是太不真實?」長谷川用筷子當做髮簪,順手把一束長髮捲成一個包。

我看得也出神了。緬甸的這個角落,簡直是平行時空,無風無雨,只有暖陽。

鄉間的生活非常踏實,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吃飽。說是簡單,但如果一切都要自給自足,其實一輩子的時間都花在「吃飽」這件事情。

「這裡只有兩種職業,司機跟農夫!」小哥2.0很驕傲的指指自己,他就是司機這一類的職業。「但農夫還是佔多數,我們喜歡耕種自己的土地,我平常沒有客人的時候也家幫忙在種田。跟附近的鄰居交換農作物就可以吃得很好,我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小哥說著,眼裡閃著光芒。

迎面而來一個騎著腳踏車的中學生,遠遠的就對著我們揮手。

「前面那個人是你朋友嗎?」我問,我差點笑出來,因為那個中學生為了跟我們揮手,腳踏車差點歪到旁邊的田埂。

「哈哈!那是我弟弟!」小哥2.0回頭對我們說。「我的弟弟也是雙胞胎,我們家總共有十個小孩!我最小的妹妹上禮拜才剛出生!」

我跟長谷川瞪大了眼睛。

「在我們這裡這是很普通的事情!不生小孩才奇怪吧!」

我點點頭,似乎有點懂了。在這裡,人與土地的關係是如此親近,孩子們下課就是跳到旁邊的水坑,玩到累了在回家。在這裡,有天有地就能供養人們成長,他們從來不擔心養不起小孩這種事,因為他們會自己長大。

孩子不是父母在養,而是老天爺在養。這是他們對生命的信仰。

最後我們終於到了Yedanasimi Paya,大家口中的露天佛寺。這些經過歲月摧殘後的傾頹佛塔,在斜陽下顯得更加莊嚴。我剛長谷川一下馬車,就被幾個孩子圍繞。看到這些孩子穿著有些破爛,我剛長谷川交換了一下眼色。在觀光景點要錢的孩子們我們看多了,我們總會保留一點戒心。

我繼續往前走,想跟這些孩子保持一點距離。

等到我們往裡面走更深一點,又再度看到這群孩子在這裡玩耍。其中一個孩子捧著地上的落葉往天上灑,其他人興奮的尖叫跑走,互相追逐。

其中一個孩子看到長谷川走過去,也舉了一把落葉揮過來,但孩子們都太矮了,落葉只到長谷川的腳邊,大家又興奮得尖叫跑掉。

「這裡真的是平行時空。」我望著遠方的佛像,非常肯定的說。原來天堂真的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