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德勒既然是緬甸第二大城,該有的夜生活也沒有少。

Pineer是緬甸知名的老牌夜店,在仰光也有分店。有超大型的舞池跟包廂,還有知名DJ跟藝人表演,每個晚上都會湧進大量的年輕人在這裡狂歡,尤其是禮拜三Lady’s night。

除了充滿賀爾蒙的年輕人以外,全家大小也可以闔家一起享受夜生活。在市區的這家Mandalay Family KTV & Restaurant,就提供了親子共享的休閒空間,也適合朋友慶生團聚。

但,這些都不是我們想體驗的夜生活。

對兩個外地來的觀光客,緬甸的夜生活就是,晚上沒有路燈。

說人家沒有路燈其實是不公平的,因為他們其實有,只是距離非常的遠,燈光又非常的暗,而且五支有三支是壞掉的。我只能說緬甸人經過長期的訓練以及長期的演化,他們的夜視能力真的非常好,或許他們的食物充滿了葉黃素,這部份著實值得有關單位研究一下。

但對我們來說,晚上沒有燈,就是看不到,不值得羞恥,因為這是科學。

「我手機沒電了,你趕快拿你的出來預備!」我看著我手機電池剩下的紅血,悲傷的收進口袋。

「我的也沒電了啊!」長谷川一定是剛剛偷打電動。氣死我了這傢伙。

「嘿,那我們別再走了,再走就回不來了,前面有一點燈光,我們去看看!」我抓住長谷川,雖然前面的燈光也十分昏暗,但看起來是四五顆燈泡聚集的地方,應該有什麼不一樣才對。

果然,這是個小吃攤,而且根據眼盲心不盲的長谷川研判,這是方圓五百里內唯一可以吃的東西。走近一看,我們大吃一驚,這個小吃攤其實黑壓壓的坐滿人。

「難道這是隱藏版的街頭美食?」我說。興奮得大叫。

「絕對是隱藏版!」長谷川說「因為黑到你看不到!」

「太刺激了,我先幫老闆娘拍一張!」我拿起相機,按下快門。我把光圈開到最大,iso調到爆掉,結果快門還是搞了三秒。

我們找地方坐下來,一個小弟對著我們說了一串緬甸話。顯然,他完全不會英文。

這個地方連個基本的照明都沒有了,還要求什麼國際化的服務?我起身指了指隔壁桌,我也不管他懂不懂了,反正我們是坐下來,隨便他們端什麼東西上來。

總而言之食物是來了,就是一些飯飯菜菜,色澤不是很亮麗,味道也沒辦法置入什麼回憶,但會讓我很難忘記的是,小弟會把桌上的菜渣全部往地上掃。也許這是他們講求工作效率的一種方式。

等我們離開的時候,我們才發現其實另一邊還坐了一桌洋妞。

「是吧?是外國人吧?」我瞇著眼睛看,順便又拍了一張照片。

「應該吧?不重要了,反正眼睛閉起來跟張開,差別真的不大!」長谷川決定眼睛閉起來,繼續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