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向不討厭坐飛機,甚至還有點享受翱翔在雲端的感覺,但從來沒有一次旅行像這次在緬甸這麼的密集飛行。我們移動在仰光、浦甘、曼德勒、茵萊湖這幾個大景點間,全部都是用飛機接駁,這就是為什麼我們第一天在仰光就領了一大本手開機票。曾經有想過跟上次在孟加拉一樣坐夜巴,但除了一個晚上瘋狂的顛簸之外,還要擔心緬甸當地的內戰是否會影響夜巴的安全。光想到這個,就當下決定全部都用飛機當做主要的交通工具了。

有了在仰光的經驗,我們非常熟悉緬甸機場的運作。

進去一個彷彿國小禮堂的機場,安靜的坐好,然後等待大姊姊發貼紙;即便過了登機時間也不要擔心,因為最後還是會有阿姨帶著大家登機,一個也不會少,就跟小朋友去郊遊一樣簡單。

「這!也太隨性了吧!」我們跟著阿姨走出到停機坪,長谷川驚叫了一聲。

「那是,嗯!早餐嗎?」我也看傻了,揉揉眼睛在看一次。

機長親切的跟大家打招呼,蓬鬆的頭髮看起來剛從床上起來,手上提著一大包,正是今天的早餐,另一位迎面走來的應該是副機長,看起來比較年輕。副機長接過早餐,看了一眼,滿意的點點頭。

飛機沒有劃位,想坐哪裡就做哪裡。

我跟長谷川還沒從驚嚇中回神過來,選了一個最靠近機門的座位坐下,戴好口罩,繫好安全帶,一動也不敢動。

鄉民們也擠上飛機了,大家邊走邊聊,各自隨性的坐下,一邊安撫著孩子,一邊也開始吃起早餐。帶我們上飛機的阿姨沒等大家都上來,自己先找了位子坐下,跟隔壁的聊了起來。

「這台飛機,嗯!沒有空姐嗎?」我張大眼睛,伸長了脖子,望了一圈。

「目前看起來,沒有任何一個人長得像空姐,只有那個阿姨比較有可能。」長谷川說完,緊閉雙眼。

當大家還在鬧哄哄選位子的時候,機艙門關起來了。這時候副機長從駕駛艙走了出來,非常隨性跟大家打招呼,也跟那個阿姨寒暄了幾句。

「我有沒有看錯,他嘴巴是不是油油的?」我幾乎是眼神死。

「是的!他一邊在吃早餐。」

在這個時刻,鄉民們還在飛機上走來走去,機長還在愉悅的吃著早餐,二話不說,這架飛機就這麼起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