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瑞,或者翻譯成娘水,是位於茵萊湖北岸的小鎮,平和、安靜,就像飛在平流層一樣,即便幾公尺以外就刮著狂風下著暴雨,也一點關係都沒有。

我們躺在民宿的床上發懶,外面唯一的聲響是小孩笑鬧,跟腳踏車鈴鐺的聲音,偶爾還有零星的雞叫聲,除此之外沒有了,一切就是這麼真空一般的平靜。

我們住的地方不怎麼高級,但這也是我們刻意的安排,在這樣一個做落於鄉間的小鎮,如果住在現在話的大飯店,吹著冷氣,我想也聽不見外面孩子的歡笑聲了,這一切完全不對味。

「今天我想自己下廚。」長谷川把我從遙遠的沉思拉了回來,突然說了一句話。

「下廚?你哪來的靈感?」

「我想親手觸摸這片土地孕育出來的食材!」長谷川說。說得深遠,說得浪漫,但我十分的懷疑。

「所以,這位太太您現在是要去市場買菜?」我連頭都懶得抬起來,還是躺在床上。

然後長谷川就開始換衣服準備出門了。好,很好。我到要看看她要怎麼「親手觸摸這片土地孕育出來的食材」。

隨便問了一下路上的孩子,居然就到了附近的市場。跟我們印象中一般的傳統市場一樣,熱鬧、豐富、歡笑,充滿飽和的色彩。

唯一不一樣的是,這個多產的國家充滿了新生命,每個攤位都有一兩位正在哺乳的媽媽。

「我眼睛不知道要放哪裡耶!」我說,這樣的畫面我在越南看多了,但是一次有這麼多哺乳媽媽同時出現還是第一次。

「我也是!」長谷川終於承認自己內心也有些驚嚇。

但她們好自然,好美,即便身邊男女老幼不停往來穿梭,這些正在哺乳的婦人一邊整理攤位,一邊跟客人聊天,一邊安撫著懷中的寶貝。

「原來,這才是最友善的職場!」我想起之前在台北的辦公室,同層有一位剛做完月子的媽媽,每天看起來都累得像剛跑完一千公尺一樣,會議只要不小心超過時間,她就會坐立難安,因為擠奶的時間到了。

但眼前的她們,這麼自在,這麼從容,這麼喜悅,享受著大地給的最美的禮物。這滿溢的幸福,沒有福氣的都市人,是享受不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