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緬甸的旅程即將結束,我們回到最初的起點–仰光。

幾個禮拜前我們在一個莫名的夜晚抵達這裡,跟陌生人面交領了這幾天最重要的機票,摸黑出去吃了晚餐,現在想起來一切都覺得好遙遠,因為緬甸對我們來說已經不再陌生。

仰光是一個炎熱、混亂、充滿色彩及魅力的城市。

炎熱是一定的,在緬甸的這些日子,我們該有的耐熱度都訓練得差不多了。混亂,這也是可以預期的,但至少跟孟加拉比起來有秩序多了,人家可是有紅綠燈的!

但仰光是一個充滿色彩的城市,各行各業的人們穿著顏色鮮豔的粗布衫,穿梭在殖民時代留下來的舊建物,這真是好看極了!更好看的,是仰光保留了人類文明重要的傳統技藝。在仰光街頭很容易發現,同樣的生意會聚集在同一條路上,他們不用念經濟學就知道什麼是聚集經濟。有一條路上看起來是舊書攤,但實際上藏著一個有趣的技術。

「Book Binding!」長谷川走在我後面,大叫了一聲!

我回頭看是一個老伯,面前的小凳子上面放了簡單的工具,要不是他旁邊牌子用英文清楚的寫著「Book Binding」我們絕對猜不出來他在做什麼。

再走幾步果然就看到一整排類似家庭手工的小攤子出現在路邊,非常壯觀。

「他們是在表演?還是?」我非常的懷疑。難道他們不知道盜版書、盜印書的利潤更高嗎?這個年代怎麼可能還有這麼艱辛的行業,一針一線在修補書,而且補的是很舊很舊的書。但,在旁邊觀察一陣子就可以非常肯定,這個「綁書」的服務不是給觀光客參觀的,他們忙進忙出,雙手沒有停下來過,根本沒時間搭理兩個莫名其妙的觀光客。看他們忙碌的程度,可以確定這件事情有極大的內需。

辛苦整理好的書,一疊一疊放在架上,太陽晒著晒著,發出一種晒棉被的香味。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書香嗎?」長谷川停下來,隨手翻了翻,買了一本看起來是食譜的書。

「你買這個幹嘛啊?你看得懂啊?」我看到長谷川在付錢,驚覺這女人瘋了,買了一本破破爛爛的天書回去。

「我想帶回家,永遠記得緬甸人是多麼的惜物!」長谷川在鼻尖翻了一下書頁,像小孩子一樣滿足的笑著,放進包包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