仰光可以說是我體驗過最舒服的東南亞城市,原因是因為他保有緬甸人的和平與善良,但仰光同時又有一個首都該有的活力與色彩,最重要的是,他保存了這個世界上少有的傳統元素。

現在的緬甸人都重視小孩的教育,但上一輩的,甚至同輩的緬甸人,卻有相當比例的文盲。這些人在生活上如果遇到需要書寫文件的情況該怎麼辦呢?

沒錯,這樣的服務絕對是有的。在這條路上有大概八九的攤位在做這樣服務。門口掛著許多樣本,供民眾挑選,專業的文書人員會用打字機,嗯!沒錯,就是打起來會噹噹噹的打字機,幫你完成你要的文件。

即便在網路如此發達的時代,在緬甸還是有人沒有手機,甚至家裡沒有的電話,仰光許多小吃攤都兼營這樣的工作,吃完一碗麵或是買一包檳榔,就順便在店裡打電話聯絡事情。不要覺得不可能,在仰光常常可以見到有人蹲在路邊拿著家用電話講,因為路邊這樣的服務非常常見。

經過一個市場後面,是一家人窩在小箱子上面吃飯,這樣的畫面在緬甸也非常普遍。緬甸人存在一種謙遜的價值觀,他們可以在很小很小的地方吃飯、做生意、生活。在路上如果看到很大很狂的招牌,通常裡面的老闆都是華人,這一點非常不一樣。

這家人正在享用午餐,看起來這個爸爸身體有些不方便,但他們看到我跟長谷川經過,在我們眼神交會的那一剎那,他們居然拿起自己手上的一盤白飯,問我們要不要一起享用?

「啊!嗯~嗯…..」長谷川一時說不出話來,我也突然覺得不知道要點頭還是揮手還是搖頭。但這些尷尬的動作都指向同一個情緒,那就是感動。從浦甘、到烏本橋、到茵萊湖,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大山大水值得說嘴,但這些緬甸人,用最真誠的態度歡迎你到這個國家來,他們是野人獻曝,我們是淚流滿面的國王。

在仰光,我們沒去什麼重要的景點,每天就是在大街小巷穿梭,看這這些充滿生命力的人,如何活得如此燦爛。一個舊棋盤、一些玻璃瓶瓶蓋,兩個老友,這樣也能有一個美好的下午,每個人的生活都是自己選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