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希思羅(Heathrow Airport)機場,我的世界被無限大旋轉的一番。站在地鐵那個看不到盡頭的手扶梯,我突然手足無措。

長谷川也跟著我,在一旁發呆。

「妳之前來過英國吧?」我問。

「很久以前去過兩次。但這次的感覺很不同!」長谷川說。

「跟我的感覺一樣嗎?」我企圖想對答案。

「一種,走到未來的感覺!」長谷川說。

長谷川非常精準的表達出我的感覺。我站在這裡,看著一個一個面無表情的人走上電扶梯,四週圍的不鏽鋼閃著超現實的光,我非常確定我走到未來。因為幾個小時前,我還在那個使用打字機、使用傳統電話、使用蠟燭照明的緬甸。

跟著魚貫的人群走出地鐵站,耀眼的陽光刺入眼底,深吸一口氣,一種處於高緯度國家的質地,正式在我們面前展開。

「同樣的太陽,同樣的空氣,坐幾個小時的飛機之後,為什麼能差這麼多呢?」我覺得好有趣,趁著身體還記得緬甸的感覺,不停的大口呼吸,因為我知道再過幾個小時,我就再也無法如此深刻的感受這之間的差異了,人就是習慣的動物。

「真不敢相信我已經走在倫敦的路上了,英國對妳來說是什麼?」我好興奮,興奮得想要大叫!

「英國是哈利波特!」長谷川笑著說。

「對!英國是Benedict Cumberbatch!」我愛死了那個古怪的福爾摩斯。

「英國有得過兩次新冠的查爾斯!」長谷川小聲說。錯過了皇冠,獲得了新冠,來到英國怎麼能忘記查爾斯王子。

「英國是佩佩豬!」我說,然後學了一下豬叫。

「英國是披頭四!」長谷川說。即便披頭四離我們如此遙遠,但經典就是經典,不會隨著時間經過消失。

「英國是待機超久的小護士!」看過英劇「皇冠」的人都知道,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二世的小名是「小護士」,今年是她登基70週年紀念!

「英國是millie bobby brown!妳知道她其實是英國人吧!」我沒忘記,在怪奇物語裡面大紅特紅的millie bobby brown其實是英國人,從小就是天才型的演員,能隨時隨地切換英國腔跟美國腔。

「英國怎麼能忘記 Daniel Craig!」喔!沒有,我沒有忘記你。永遠的龐德。

好吧!我們就是這麼膚淺。這就是我們心中的英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