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能說壯觀 — 2021-08-21

我只能說壯觀

繼續往前爬行,剛剛被我們尾隨的健行團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幾個外國女生只穿著短褲跟拖鞋,因為滑倒好幾次已經滿腿的鮮血。很明顯的大家都錯估形勢,以為是出來散步的。

「嘿!你們還好嗎?」健行團的導遊回頭看到我們,很驚訝的發現還有其他人也在跟這場大雨對抗。他伸手拉了我們一把,還順手把我的相機包接過去背,雖然他身上已經有其他團員的背包了。

接下來的四個小時我們就很自然的跟這個健行團融為一體,畢竟這種類似山難等級的狀況基於人道精神不該再分你我了,雖然沒心情聊天,但大家互相拉一把,至少心理上比較踏實。走到最後大家都坦開心胸了,有一個紐西蘭的男生索性整個人躺在泥漿裡大休息,汗水、淚水、口水還是泥水,早已經傻傻分不清。

「其實感覺很好!自從我懂事以來就在也沒有躺在泥漿裡面了!」紐西蘭男孩從泥漿裡爬起來,非常推薦這樣洗滌身心的活動。

接下來的每個人,不管高矮胖瘦圓的扁的,大家都試著在泥漿裡面打滾。長谷川更是驚人,那一頭長髮和在泥漿裡面,我真的也打從懂事以來沒看過這麼原始的畫面了。長谷川玩了幾分鐘瞬間發現樂趣了,她站起來開始旋轉,泥漿跟雨水開始往外噴。智障的行為是會傳染的,尤其是群體的低能。其他人也開始站起來做一樣的動作,我知道我不應該用壯觀這兩個字來形容,但,這真的是壯觀。

接下來的路更難走了,一會兒上坡一會兒下,坡我們又起身開始爬行。爬著爬著遇到村子裡的阿伯,我相信他看到這群人應該很想笑,但他忍住了,我說過,寮國人真的很有禮貌。阿伯回去家裡拿了一把大刀出來,瞬間我們有嚇了一跳,但阿伯轉身用非常矯健的動作,砍了好多根樹枝給我們當拐杖。拿到這個拐杖簡直跟在溺水的時候拿到游泳圈一樣感動。

最後雨終於停了,太陽也開始普照大地,一切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一樣。經過無數的跌倒與打滾,我們終於抵達了目的地–Kuang Si 瀑布。

Kuang Si 瀑布是當地熱門的休閒景點,有另一條產業道路連結龍坡邦。這時候我們看到許多當地民眾開著車,帶著全家人到這裡玩樂,穿著光鮮亮麗,拿著手機自拍。

是的,如果現在鏡頭拉遠,你會看到一群全身泥巴彷彿剛拍完災難片的人蹣跚的走過來,另一邊是全家溫馨出遊的畫面。

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好。這實在太好笑了!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