賣水果軟糖的女孩 — 2022-07-23

賣水果軟糖的女孩

最後在仰光的日子過得很愜意,我們還交了新朋友,是一個住在我們民宿樓下的女孩。

女孩喜歡閱讀,但無奈總是需要分神照顧家裡的小雜貨攤。

於是她想了一個辦法。

她躲在小攤位底下,躲避緬甸曬死人不眨眼太陽,熟識的客人都知道她是個愛書成痴的小書蟲,總會自己挑好東西之後,蹲下來叫她,把她從書中另外一個世界喚回來。有時候要叫很多次。

「愛莎!」

久了以後,我們也學著其他的客人這樣叫她。我們發音當然不標準,但我告訴她,這是一個很美的名字。

愛莎這麼愛看書,應該非常渴望去上學,如果換算成我們的學制,她應該是無憂無慮的高中生。一個花樣年華的少女,每天只能窩在一個小洞穴裡,我想她應該心理有很多話想說。

「愛莎!今天好熱,根本沒有客人啊!你休息跟朋友出去玩吧!」我們經常這樣問她,愛莎總是搖搖頭,笑著說等一下客人就來了。但這一等就是好久。

「愛莎!等一下就下雨了,你先去拿水桶來接水,我幫你顧店吧!」我們每天都想盡辦法想把她從洞穴裡面引出來,但從來沒有成功過,真是一隻非常固執的小動物。

有一天我發現了一個蹊蹺。愛莎每天看書,但看得好像是同一本書。

「不可能吧!每天看同一本書?」長谷川說。

「我覺得是耶!封面一樣啊!」我堅持我的發現。

「他們的書每一本都那麼破爛,緬甸文看起來都跟泡泡一樣,你分不出來的啦!」長谷川說。

我不信,根據我近距離的觀察,一樣的頁碼有一樣的褶痕,這太不可思議了,我覺得根本就是同一本。「愛莎!你每天都看同一本書嗎?」我直接了當的問她。愛莎害羞得滿臉通紅,睜大了眼睛,最後只好點點頭承認。

「為什麼?這麼好看嗎?」我為自己卓越的觀察力感到驕傲。

「有一個很重要的人,他去英國了。他離開之前送我這本書,這是一本介紹英國的書!」愛莎英文不太行,但她每一個字我們都聽得清清楚楚。

「有一天我要去找他!」愛莎嘴角微微的上揚,眼神閃爍著光芒。

聽了這句話,心中五味雜陳,胸口像壓了大石頭般喘不過氣來。我想說的是,愛莎啊!愛莎!你知道一張飛往英國的機票,你要賣多少包水果軟糖嗎?

長谷川也說不出一句話,我們沿著太陽下山的方向散步去。

「我們…」走著走著長谷川突然停下來。

「是不是也有一個好朋友在英國?」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