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不會比現在好? — 2020-08-29

會不會比現在好?

「酒!酒!酒!上次我說的那支紅酒要幫我準備好!」長谷川在電話那一頭大叫,深怕我忘了她的交代。

「下酒菜我可不幫妳負責!Tapas!你別忘了!」長谷川深黯各種跟西班牙相關的事物,動手做幾種Tapas可難不倒她。最好吃的的用法國麵包切片,上面放著蒜味脆蝦,我一次可以吃上十個。另一種拿手好菜是用檸檬、橄欖油及香料醃製的涼拌海鮮,在悶熱的夏天最適合不過。

「喔!對了!我…我會帶一個朋友過去!」長谷川聲音突然壓低,講話變得彆彆扭扭。

「什麼?什麼朋友?男的女的?」

「ㄟ…男…男的!」

「男朋友?」

「還沒啦!」

「男的朋友?」

「對啦!妳怎樣啊!我媽都沒問這麼多!」

「哪來的啊?怎麼沒聽妳說過?」

「嗯…就…前一陣子帶唏哩呼嚕去公園玩,認識的一個單親爸爸!」

「哪一個公園啊?風水這麼好?」其實我一點都不想知道,純粹想捉弄她。

「華山文創那邊有個很大的親子公園,有沙坑,還有黑色煙囪溜滑梯,小朋友都玩得很開心!」

死傢伙,難怪這陣子這麼喜歡帶唏哩呼嚕出去玩,還以為她突然變成愛小孩的蝴蝶姐姐還是什麼彩虹姐姐,原來是借小孩出去約會。

「喔靠!妳好沒水準喔!妳趕什麼進度啊!想彎道超車?」我狠狠的酸她一頓,直覺告訴我長谷川應該不會走這個路線。

「還沒啦!妳不要亂說,我們只是朋友。妳哥跟阿陶都會來吧!交代他們不要亂虧啊!」我掛上電話,很難想像長谷川擔任慈母的樣子,這一定是有什麼誤會。

晚上的氣氛很好,多虧了我準備的高級紅酒,以及客廳頭上的那盞水晶燈。長谷川的朋友是一個法國人,一個中文講得很好的法國人。

「他的前任妻子是台灣人,所以他中文說得很好。」長谷川偷偷把我拉到一邊說著。長谷川跟他的新朋友看起來很登對,他們一樣都喜歡衝浪,每年夏天期待著掃過臺灣奔向日本的颱風,這樣他們就可以盡興的到宜蘭衝浪。

「我從來不知道妳想定下來了?」我問。

「我從來沒有定下來過。我只是想像著安定的生活,會不會比現在好?」長谷川說。我從來沒聽過她講這種話,長谷川應該是被附身了。

「沒試過怎麼知道?」我笑著說。其實我心裡想說的是,不會,不會比現在好,妳別傻了。

但靜下心來想,連長谷川都想過是否要安定下來,那我呢?我原本想趁著這個機會告訴他們我要到越南了,可能要很久一段時間。話到嘴邊又吞了回去,我不知道怎麼開口,也不想打壞這個美好的夜晚。

真希望時空膠囊能永遠保留這一刻,沒有時空膠囊,這一刻也會永遠在我心裡。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