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哩呼嚕 — 2019-10-05

稀哩呼嚕

畢竟是寄人籬下,阿姨的個性又這麼刻薄難搞,毛怪的弟弟晚上在我家期間幾乎沒有惹我生氣。我沒有別的小孩可以比較,但每個人都跟我說,稀哩呼嚕的穩定度根本就是神童等級了。

對,我叫他「稀哩呼嚕」,因為他媽媽忙到沒時間幫他取名字報戶口。稀哩呼嚕是源自於他喝奶的狠勁,只要把奶瓶的嘴頭靠近他的嘴,他就會像吸盤一樣馬上吸住奶嘴,喝得又多又快,不小心少弄了20cc,喝完還會稍微哭哭一下提醒我,要再補給他。

稀哩呼嚕是一個高度社會化的寶寶,社會化的程度可能高於阿陶。

有一次我幫稀哩呼嚕洗澡,這真的是一個大災難。新生兒的身體簡直跟花枝沒兩樣,軟趴趴的;嬰兒的頭又這麼大,這種頭重腳輕的生物光捧在手上就夠恐怖了,還要把他放在水裡?這困難度真的太高了。

我遠遠的盯著這個小傢伙看,心裡把整個流程想一遍,畢竟流程設計是我的專業。

每個步驟都用流程圖在大腦中畫好,菱形的決策點也一一列出。例如,如果洗到一半大哭怎麼辦?如果洗到一半尿尿怎麼辦?如果洗到一半吃到水怎麼辦?如果洗到一半便便怎麼辦?

如果洗到一半大哭的話,我決定就把嬰兒撈起來,擦乾,結束這一回合。畢竟有把嬰兒泡在水裡就已經符合洗澡的定義。

洗到一半尿尿這件事情好處理,基本上就當做沒看到,誰小時候沒有在游泳池尿尿過呢?這個人生的必經路程,我想稀哩呼嚕也應該要經歷才對。如果洗到一半吃到水怎麼辦?這題就有點難度,這可能要看吃到很多水,還是一小口。誰小時候沒有吃過游泳池的水呢?如果這也是人生的必經路程,那一小口水,就沒什麼好討論的了。

但如果洗到一半便便怎麼辦呢?

這題我絞盡腦汁,想不出要怎麼處理。我想,這萬分之一的例外管理,就不用再執著了。

於是我放心大膽的把稀嚕呼嚕全部脫光光,僵硬的托著他的頭,把身體浸到浴缸裡。然後我靜止不動,屏住呼吸,看著他。稀哩呼嚕彷彿感受到這整個氣場有點不尋常,他也靜止不動,很慎重的看著我。

這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什麼叫做清澈的眼睛。

稀哩呼嚕是個十分會照顧自己的孩子,他知道如果這時候亂動,或哭哭,手殘的阿姨很有可能會做出什麼恐怖的事情,所以他一直十分的冷靜。

我們就這樣對峙了一分鐘。

「到目前為止好像還好嘛!」我心想。目前為止,剛剛沙盤推演的各種恐怖狀況都沒有發生。

因此,除了把嬰兒浸濕之外,我試著拿著一條小方巾擦擦臉,擦擦耳朵,擦擦他沒幾根毛的頭。稀哩呼嚕完全沒有哭,反而用一種非常理解的眼神看著我,一種「沒關係,我知道你是新來的!」的眼神。

把稀哩呼嚕洗好,穿上紗布衣,放回那個阿陶撿回來的嬰兒床。他舒服的稍微扭一扭身體,又睡了。

「阿姨下禮拜就不在台灣了!但我會想你的!」我真不敢相信,我居然會開始想念一個小嬰兒。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