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兒床裡面,真的有嬰兒。 — 2019-09-21

嬰兒床裡面,真的有嬰兒。

我的惡夢終於開始了,原本空的嬰兒床就已經夠令我惱怒,現在,嬰兒床裡面,真的有嬰兒。

嬰兒正式進駐的這天,阿陶弄了一個簡單的歡迎茶會,為了怕我當場失控翻桌,找了我哥跟長谷川一起,毛怪當然也沒錯過。

我不擔心,長谷川這個具有巫婆體質的傢伙,一定對嬰兒也沒什麼好感,即便我哥基於人道主義叫我不要太激動,長谷川也一定會站在我這邊。

結果,門一打開,長谷川到了,居然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手裡還拿著禮物。

「小嬰兒在哪裡?在哪裡?」長谷川欣喜若狂,連鞋子都來不及脫就跑了進來。到底是嗑了什麼,可以從巫婆變成善良的公主?

長谷川一把把小嬰兒抱起來,然後幾乎同一時間馬上就花容失色。「我的天!我的天!這這這….」然後馬上一個轉身把小嬰兒送到我哥手上。「小嬰兒..怎麼這麼軟啊!好可怕!」長谷川這個表情我看過。之前我們到菲律賓的沙灘上,她不小心踩到一隻海參,就是這個表情。

「廢話!妳是笨蛋嗎?連滿月都沒有當然還是軟趴趴的。」我哥不是什麼保姆,但至少是見過是面的人,關於人體的種種奧妙,他還是懂比較多。

阿陶就更厲害了,左手臂作了一彎給小嬰兒當枕頭,右手輕輕環繞著,這種熟練跟從容,讓人不經想起小時候電視上的水果奶奶。小嬰兒被輕拍了幾下,安靜了一陣子,不一會兒又被我們這群人吵雜的聲音吵醒,這次完全不留情面的大哭了起來。

「怎麼辦怎麼辦?一定是肚子餓了吧!」長谷川的常識有限,但這次真的被他猜對了。阿陶看了一下筆記本,距離上次鰃奶的時間已經超過三個小時。

「冰箱有奶,我去溫一下!」阿陶一個箭步就開始動作起來。

「冰箱有什麼?奶?」我的冰箱又被偷放了什麼東西,害我開始焦慮了起來。

「小嬰兒也可以喝鮮奶嗎?」長谷川問道。我說過,長谷川的常識有限。

「不不,這不是鮮奶!」阿陶從我的冰箱拿出一小罐乳白色的液體,上下搖了一下,就放到一個大一點的杯子,隔水加熱。

「這是母奶!」阿陶講得如此的平靜,就像在問我們中午要吃什麼一樣。

「你要不要再說一次?」我的理智已經崩潰。我的冰箱裡面居然有從另一個女人身上擠出來的液體,這真的太噁心了。

水果奶奶慈祥的餵完奶,小嬰兒又甜甜的睡去,世界大戰都跟他沒有關係。

「有一件事情想跟妳說..」阿陶把我拉到一邊。我認得這個表情!他還沒開口我就想捏死他了!

「毛怪的爸爸昨天送貨出了車禍,可能有好幾個月不能工作…」阿陶慢慢的說著。

「他們一家現在都靠毛怪的媽媽了,所以…晚上可以讓小嬰兒也睡在這裡嗎?」

「睡這裡?為什麼?憑什麼?你要當你的大聖人可以帶回你家自己養啊!」我指著阿陶大罵。

「小嬰兒都還沒滿月,帶來帶去太危險了吧!放在固定的地方比較安全…」阿陶一邊說,一邊用眼神試探著我哥,看他是不是也能出具一些專業的意見。

「就當作朋友寄養小狗嘛!不難的!」長谷川在旁邊說風涼話。我再強調一次,她的常識真的不多…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