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聰明 — 2020-05-30

小聰明

我們走出溫暖的金字塔,再度用肉身抵擋室外的大漠寒風。走了好久,街頭的景色還是一樣蕭瑟,但肚子卻越來越餓。

「天啊!又餓又冷,走了半天也找不到東西吃,我們坐計程車回到熱鬧的地方吧!」我說,我真的已經無法在忍受這個溫度,我把手伸進相機包裡面,想找另一支鏡頭換上,但發現完全無法分辨摸到了什麼,完全凍僵了。

在中亞坐計程車需要一點小聰明。

基本上,在路上幾乎看不到有掛著計程車車燈的「計程車」,但卻可以看到路上的人隨手招車,這到底怎麼回事?

我跟長谷川曾經在一個下著小雪的下午,花了半小時在路邊觀察這些人,剛開始覺得莫名其妙,漸漸的,看出其中的奧妙,然後看得兩個人在路邊哈哈大笑。

這裡沒有計程車沒關係,因為所有的車都可以當計程車,因為所有的人都在「搭便車」。畢竟大家血液中流著社會主義的血,你買車,我幫忙用,這一點問題都沒有。

但,路上這麼多車,你怎麼知道哪一台願意當計程車呢?通常把車窗搖下,並且一直往路邊張望的,通常都願意充當計程車。

如果剛好都沒有觀察到這樣的駕駛人怎麼辦?當然也可以走到路上去招手,表明你要去的地方跟願意付的車錢,駕駛人如果覺得順路,不耽誤他要去的地方,通常也會成交。那萬一兩組人同時看上一台車怎麼辦?這也沒有問題,全部擠上一台車,先送你回家,再送我去接小孩,只要大家高興,也可以成為最熟悉的陌生人。

要不要付錢呢?當然要!要付多少錢呢?答案是雙方你情我願就好,完全是一個自由市場。

這對當地人來說不但自然,甚至還是生活情趣的一部分,一個賺點外快,一個花點小錢就可以省去一大段路,運氣好的話還可以彼此交交朋友。

但,這對外國人來說就沒這麼容易了!

首先,你必須正確的觀察駕駛人的神情,他現在的心情是20%趕時間,60%想賺外快,20%覺得麻煩?還是30%趕時間,但70%想賺外快?這件事情必須先精確的研判,不然要冒著被撞到的危險,外加頂著零度的氣溫,搞了半小時都還找不到一台回家的車,這樣的勝率太低。但,我不知道為什麼,這件事情長谷川非常有天份,她隨便喵一眼就知道這台車值不值得衝過去攔。

其次,你必須站對方向!這其實有點難度,因為中亞的車左右兩邊都可以駕駛,身為一個外地人真的有很大的機率錯亂,如果站錯邊,好不容易攔到一台車,萬一人家也是要趕著回家吃晚飯,絕對不會願意幫你回轉。

第三,頂著一個外國臉,隨隨便便就上了別人的車,到底有沒有風險?當然有,我跟長谷川上車之後都會拿著電話假裝打給當地的朋友,把車號大聲念一次,不管司機有沒有注意到,至少是個小小的保險。

最後,就是車資的部份。

這趟中亞之旅因為我帶了一疊美金假抄出門,中間又被哈薩克軍人搶劫,現在真的有點拮据;幸好當地消費都不算高,但怕真的搞到身上沒錢,做任何事我們還是比平常謹慎。

「嘿!那裡那裡!有一台白色的車,問他想不想載!」和平宮附近是安靜的住宅區和文教區,路上行人少之又少,車子也不多,好不容易等到一台,我們快速的衝過去問。

這台車一開始我們就覺得成功的機率不高,因為他其實沒有很想停下來。長谷川把我們要去的目的地定位在google map給駕駛人看,他非常的猶豫,最後開了六百哈薩克幣。

「好貴!殺到五百啦!我們快沒錢了!」我大叫,用最後一點點的熱量。唉!沒錢這件事情也是我搞出來的。

結果,跟我們一剛開始的研判一樣,其實人家沒有很想載,還殺了人家一百塊,當然就徜徉而去。

在寒冷與飢餓這兩種人類基本生理需求的強力呼喊下,人腦是完全失去正確判斷力的。經過了十分鐘後,我跟長谷川才清醒。

「我們剛剛才白痴什麼?五百?六百?台幣不是才差十幾塊嗎?」長谷川的臉,彷彿天上劈下了閃電。沒錯!只差了十幾塊台幣,剛剛到底在堅持什麼?只能怪五百、六百這數字實在太像台幣了 。

為了這十幾塊台幣,我們又在寒風中多走了四十分鐘…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