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今天也沒有例外。 — 2019-11-30

當然,今天也沒有例外。

希瓦是個小而美的古城,但是她卻擁有錯綜複雜的身世。從花剌子模之後,歷經蒙古帝國、察合台汗國、伊兒汗國、金帳汗國、帖木爾汗國和什葉派的薩非王朝,最後,住在花剌子模綠洲的遜尼派發動革命推翻薩非王朝,這才建立了「希瓦汗國」這個獨立的國家。

至於什葉派跟遜尼派到底哪裡不一樣?說來說去好像也不是教義的問題,最大的爭議源自於到底誰是穆罕默德「接班人」。可見「接班人」這個問題從古至今都是既敏感又曖昧的議題。

然後到了16世紀,風風雨雨的希瓦汗國又被隔壁的布哈拉汗國占領,直到18世紀,這個地區都一直被持續不斷的內亂所侵擾。1873年,希瓦汗國被俄羅斯的俄羅斯帝國的亞歷山大三世打敗,成為其附庸國。亞歷山大三世在位的時候是俄羅斯帝國後期最繁榮的時期,他一輩子只發動過一次戰爭,那一次就是攻打中亞地區。羅曼諾夫王朝的好運明顯被亞歷山大三世用完,他的兒子尼古拉二世,在歷史上簡直是數一數二的倒楣鬼。隨著俄羅斯革命的腳步,這些中亞地區的小國就一一被解放,成為真正獨立的國家。

這個地區既然從前都是不同的「汗國」所組成,因此可以理解每個城市都有自己捍衛主權的堡壘,可汗和他的家人,以及重要官員和防禦部隊都住在這裡,稱作「Ark」。Kunya-Ark就是希瓦汗國從17世紀開始建造的堡壘。

Kunya-Ark不算大,但該有的都有,有辦公場所,有接待聽,有清真寺,還有一個廣場,供軍隊訓練跟遊行,同時也是處決犯人的地方。Kunya-Ark左側還有監獄跟警衛室,另一邊還有圖書館,說實在的還真周到。這個城堡從16世紀啟用,一直陸陸續續修建到19世紀,歷經幾十個可汗,這十幾個人除了都住在這裡以外,還有一個共同點,就是他們有一半的人名字都有穆罕默德。

這天下午我們在希瓦路邊的小茶店坐著。烏茲別克有一種特別的桌子,叫做「Supa」,樣子像是雙人床上面擺了矮茶几,喝茶或用餐的人必須脫鞋子爬上去, 坐在小墊子上。

不知道是烏茲別克又乾又暖的微風,還是這些令人難以理解歷史,每次只要坐上烏茲別克的Supa,我們就一定會不小心睡著。

當然,今天也沒有例外。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