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羹、X骨鬆、炸X春卷、炸X皮、炒X肉、X內臟 ,當然還有X炒飯 — 2021-02-20

X羹、X骨鬆、炸X春卷、炸X皮、炒X肉、X內臟 ,當然還有X炒飯

「明天晚上我們部門聚餐要不要一起?」阿嬌真是溫柔又體貼的人,舉凡食衣住行育樂各種事情都不忘記我這個隻身在外的外國人。

「當然好啊!明天下班嗎?」

「今年我們的預算很夠!所以可以吃很好喔!」阿嬌非常得意的說。

聽到這裡我真是開心極了!我也想上大餐廳吃吃除了河粉跟春捲以外的東西。

這天下班後,我們準時在門口集合,有兩位同事開車,我們就一行十個人浩浩蕩蕩的出發。在車上我突然聽到一陣很急促的討論,當然他們講的是越文。阿嬌在前座,突然轉頭過來問我。

「我們…剛剛在討論…好像忘了問你一件事…」阿嬌漲紅了臉。

「什麼?」我滿臉疑問。

「我們晚上是要去吃…蛇…」

「什…麼…?」

「今年預算很夠,所以可以去吃全蛇大餐!這個機會很難得呢!」

我聽完整個胃酸都上來了。中午我還特別只吃了一盒水果,留著胃口準備晚上大吃一頓。可惡!經過上次的青蛙事件,我應該先問的!我在心裡咒罵了一頓,勉強擠了微笑出來。

「那有什麼問題呢!要不是有你們,我這輩子可能都沒吃過呢!哈哈哈!」我乾笑了兩聲,很想拿頭去撞車窗,但某種程度來說,這也是句真心話。

吃蛇的地方是在一個山上,據同事的說明,這個山頭曾經被眼鏡蛇佔據,後來有個商人決定作這樣的生意,買下整個山頭,抓了所有的眼鏡蛇。車子繞了半天的山路,終於停在一家餐廳門口,看起來跟一般餐廳沒兩樣。

從走進那間餐廳開始,我就全身不自在。首先,眼睛不知道要放哪裡,因為牆上掛了好幾張蛇的照片,光圈大概是1.8的特寫。然後胖胖的老闆娘大搖大擺的拿了一個籠子上來,把門打開。這下子我真的全身起雞皮疙瘩了,我眼睛只敢盯著桌面,痛苦程度就像小時候我跟我哥一起看「七夜怪譚」,貞子準備要爬出電視一樣。

好不容易捱到老闆娘跟她的籠子都已經退下,我還是覺得全身癢到不行,總覺得一定有幾隻沒有綁好,或者力氣太大了,掙脫籠子在外面遊蕩,腳踝的部分冷不防會有一條冰冰的東西畫過。

上菜的時候到了,老闆先上了餐前酒,一個小小的杯子裝了有點透明又不太透明的液體,重點是裡面還有一點血絲。

「這是蛇血跟蛇膽汁去調的!對身體很好!」阿嬌幫我解釋,但我非常大方的將這杯生命之泉捐給另一位剛結婚的男同事,祝福他家庭生活一切美滿。

接下來的菜在外觀上看起來就正常多了,有蛇羹、蛇骨鬆、炸蛇春卷、炸蛇皮、炒蛇肉、蛇內臟,跟一般喜宴一樣,怕客人吃不飽,最後再來個蛇炒飯。

縱然這些菜在外觀上大致是正常的,但千萬不要仔細看,因為還是會看到許多鱗片狀的物質,如果再加上一點想像力,就又會開始覺得全身癢癢,腳踝冰冰的了。

這一餐一個人大約是台幣接近六千元,在越南簡直是天價。對我來說,這樣的大餐真的一輩子吃一次,就夠了!回家躺在床上,眼睛閉起來還是能看到牆上那幅動物星球頻道才看得到的巨幅寫真。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