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牛、大象、獅子、獵豹還有犀牛… — 2019-08-17

犀牛、大象、獅子、獵豹還有犀牛…

「town ship 我們在開普敦不是去過了嗎?」長谷川覺得我不可理喻。

「Safari?開普敦的Safari?那不就是一個大型的野生動物園嗎?那些都是放養的動物啊!」

「可以看到非洲五霸耶!這根本是南非的重頭戲啊!有犀牛、大象、獅子、獵豹還有犀牛…」

「犀牛你數了兩次…」

「有嗎?總而言之,一定很精采!」

旅伴這種東西很奇妙,當妳們為了要去什麼地方各持己見的時候,有些人選擇力爭到底,有些人選擇配合到底,我跟長谷川呢?我們決定忠於自己的選擇,也就是說,她去她的Safari,我去我的town ship,回來之後才有具體的理由嘲笑對方的選擇。

於是乎,今天早上我們走出飯店就各自出發,長谷川一大早就被一台豪華的廂型車載走了,而我選擇在Jason Bakery吃一頓超豐盛的早餐,然後到Langa這個地方。

Langa早在種族隔離時代前,就已經是黑人聚集的地方,在之後的黑人運動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像當年的夏普維爾大屠殺。在開普敦這個很不像非洲的非洲,Langa顯得十分突兀,但他卻是真真實實的非洲。這個轉折充滿了哲學。

除了感受Langa這個充滿歷史張力的小鎮外,今天還有一個更重要的任務就是說服長谷川我的決定才是正確的。這可是一場嚴肅的硬戰,我才逛沒兩圈,長谷川就喜孜孜的傳來犀牛的照片。

「可惡!」真是氣死我了!

「不要傳網路上抓的圖!」我不假思索的馬上回應,這絕對是非常合理的質疑。

然後不到三十秒,長谷川就傳來她跟大象的自拍,真是太低級了。

真不敢相信晚上回去就要忍受長谷川永遠停不下來的訕笑,心理非常不甘心。

突然,我看到路邊有一沱肉色的東西,上面沾滿了蒼蠅,走近一點還有些臭味,然後有一個黑人婦女從一個破爛房子走了出來。

「smiley !」她說。

心裡一陣莫名其妙,她在叫我笑嗎?還是她說她在笑?到底有什麼好笑?是誰應該要笑?

「smiley !」她又說了一次。

「什麼?」我真的不懂。

「smiley !smiley !」大媽不耐煩了,指著那沱有點血肉模糊的東西,又大聲說了一次。

我鼓起勇氣仔細看,天啊!那是一顆一顆的羊頭啊!這個同時,有好多情緒湧上心頭;一方面覺得噁心透了,一方面覺得開心極了!死羊頭肯定會贏過什麼犀牛跟大象啊!

「為什麼這個東西叫做smiley?」揮了揮蒼蠅,我東看西看還是搞不懂。

「羊在笑啊!」黑人大媽說完忍不著哈哈哈的大笑起來,露出一排漏風的門牙。原來這是南非著名的料理,羊頭通常會用火先烤過,羊的臉看起來微笑著…

這…….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