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膩的碳水化合物 — 2020-07-18

油膩的碳水化合物

撒馬爾罕的天氣雖然沒有哈薩克這麼瘋狂,但如果不是日正當中可以照得到太陽,整體上來說還是非常冷。這裡的暖氣設備是由一根根跟比水管粗一點的金屬的管線從一家送到另一家,穿過大街小巷,在這裡的小孩都知道這個東西不能亂摸,摸到是會燙燙的!

我們住的地方也是用這樣的暖氣設備,在房間牆上有一跟暖氣的金屬管線從左到右被釘在牆上,高度就剛剛好比我們的床高一點,回到房間第一件事不是脫衣服放東西,而是一屁股坐在暖氣的管線上面,讓這根燙燙的金屬透過褲子,喚醒我完全沒有知覺的屁股。

除了這個每天都要做小屁屁spa之外,在這裡生活還有一件事情會每天發生的,那就是吃抓飯。

抓飯看似簡單,看似單調,但巧妙各有不同。我們曾經到一間正式的餐廳吃,許多有錢人帶著全家人來吃飯,週末現場還有鋼琴演奏,但食物就是乏味可陳。

回到塔什干之後,我們發現一家抓飯的專賣店,沒錯,就只賣抓飯。

「現在才早上十點,你覺得有開嗎?」我跟長谷川才在民宿吃了傳統的中亞早餐,可能是因為天氣冷的關係,沒走幾步路又覺得餓。

「這很難說,你覺得是對面那家嗎?」有如毛線一般的文字,怎麼我也沒辦法確定,但從對面飄過來的香味,我非常肯定。

小吃店室內空間非常大,完全沒有隔間,裡面擺滿了一張張長方形的桌子,看起來就像大學時代的自助餐廳。裝潢簡單,點餐方式也簡潔有力。

「牛、羊、雞?」滿口金牙的大媽穿著圍裙走出來,胖胖的臀部在桌子與桌子間移動,一點都不含糊。

不像一般餐廳的廚房在最裡面,這間抓飯專賣店的廚房設置在餐廳最外面,儼然就是整間店的門面。因為餐點只有三種,廚房的面積大概只有一般家庭的浴室這麼大,三個大男孩一人顧一個大火爐,上面有一座跟山一樣高的炒飯。

「還好你們早來,等一下就坐滿人了!」其中一個炒飯男一邊翻動著炒飯一邊招呼我們。在這麼寒冷的天氣,炒飯男只穿著一件薄衫,臉上泛著好像剛跑完五千公尺的紅暈,奮力的用兩隻手握著鍋鏟攪拌著。

「秘訣就在於每顆飯粒都必須受熱平均!」另一個炒飯男看我們兩個盯著炒飯入神,忍不住解釋著。「妳要不要試試看?」

這絕對是一個能強健體魄的工作。長谷川的極限就是把鍋鏟從鍋子上舉起來,其他事情完全做不了。果然食物上桌後味道非常好,又香又油又大盤!「為什麼油膩的碳水化合物就是如此美好?」我邊吃邊大喊著。

每一個人對世界的貢獻不同,有些人可以炒出一盤完美的抓飯,我們的貢獻是把那盤抓飯吃得一顆米都不剩。

如果你問我「走在中亞的感覺是什麼?」我會說,就是兩顆生蒜頭、兩顆白煮蛋,再搭配一根辣椒的絕妙感覺。就是這麼莫名其妙,但也這麼理所當然。

這就是我心中的中亞。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