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照唱,舞照跳,該吃的河粉不能少。 — 2021-01-02

歌照唱,舞照跳,該吃的河粉不能少。

自從 Amanda 單方面認同我是她的閨密之後,我對的監控只有增加沒有減少。從我吃的東西,到講話的對象,沒有一件事情不在她的管轄範圍。總而言之,就是管的比我媽還要多。

「下班之後她總管不了妳了吧?」阿紅一邊很同情我,但我明顯看到她差點笑出來。

「這可不一定,要看她的心情。有時候她還會要求要跟她視訊。」我說。

「妳該不會真的讓她養成這種習慣吧!」

「我沒有。我就假裝我去睡了。」面對這種氣場比我強十倍的人,我沒有勇氣跟她正面對決,只好在夾縫中求生存。

「這也太慘了吧!妳來越南這麼久,沒到處去玩嗎?」

「只有河內附近,我不敢請假,因為她認為請假只有兩個原因,一個是要跑出去鬼混,一個是發燒超過38度,這兩件事情在她眼裡都不允許發生。」這真的不像我,通常我都會像脫韁的野馬,但這次身邊多了個保姆,整體而言收斂很多。

「妳可以去Sapa啊!」阿紅說。

「Sapa?在馬來西亞?」

「在北邊!Sapa!很美的!禮拜五晚上坐火車去,禮拜天晚上坐火車回來,禮拜一清晨到河內,妳還是可以上班。」阿紅啊阿紅!阿紅簡直是個天才!這個計畫對我來說太完美了!禮拜五晚上十點,我依照計畫到河內老街的旅行社報到。週末的河內市區熱鬧喧囂依舊,無論外面發生什麼事情,他們總是能用最樂觀的態度一筆帶過,歌照唱,舞照跳,該吃的河粉不能少。

「我們是曾經打敗美國的越南人。沒什麼事情能難得倒我們!」旅行社老闆一邊檢查我的護照,一邊笑著跟我說。樂觀是好事,自信也是值得推崇的人生態度,但到底能不能一體適用在所有的事情我們就無從評論了。

「最近出來旅行的人真的很少,今天晚上只有妳這個客人。」老闆把車票交給我,在一個漆黑的禮拜五晚上,我坐上了一台陌生的九人座廂型車。老闆說得沒錯,真的只有我一個人。

過了十分鐘,抵達了河內火車站,我一個人緩緩走進去,厚厚的霧氣鋪在月台上,所有的燈光看起來都這麼溫暖而和諧。原本我還擔心這麼晚了,萬一找不到站務人員,找不到要搭的車怎麼辦。老闆說得對,這個時候旅行的人不多,晚上的夜鋪火車也只有這一台。

這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次在異國坐夜鋪火車了。但這一次卻因為帶著一個投奔自由的心情,異常的興奮!

我準備好了!出發吧!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