椅子就只有一張。 — 2023-01-28

椅子就只有一張。

赫本(Hofn)是冰島南部的一個漁業小鎮,鄰近霍爾納潟湖與瓦特納冰原。

這個城市在冰島東南部為第二大漁村,在1994到1998期間又被稱作「Hornafjarðarbær」,這行字非常含蓄的印在一張長凳上,而這張長凳就像裝置藝術一樣被立在一個小丘頂端,想要好好欣賞這個海景的人,可以上來這裡坐著,好好安靜的吸納這片美景。

有趣的是,椅子就只有一張。

你說是藝術的美感也好,說是因為冰島原本就人口不多也對,在這廣闊無邊的天際中,不多不少,就只有一張椅子。

從赫本 (Hofn) 離開前往米湖 (Myvatn) 方向的這段漫長的路途中,沒有什麼了不起的「此生必去景點」,沿途人煙稀少,但卻給我們帶來此生最難忘的壯闊美景。

「哈哈哈!終於!終於像傳說中的公路旅行了!」長谷川放肆的把油門採到底,一隻手伸出窗外,阿陶更是整個人都鑽到窗戶外面,好幾次都差點被鳥攻擊。一路往東走,來到Djupivogur (都皮沃古爾) ,是東部的一個漁村小鎮。

來到這裡很難錯過藝術家Sigurð Guðmundsson的戶外藝術作品–「Eggin i Gledivik 」。「Eggin i Gledivik」用英文解釋就叫做「the Eggs of Merry Bay」,我們可以很親切的直譯為「歡樂海灣的蛋蛋們」。蛋蛋們一共有34顆,遠遠看就是一顆一顆蛋,整齊的圍繞在海灣邊,但其實沒有這麼簡單。這些由花崗岩製成的蛋型石雕,質地即顏色都有微妙的不同,每一個蛋都代表一種當地的鳥類,蛋下的底座有詳細的介紹。

另一個值得停留的地方是有著紅色牆壁,木質屋頂的「Langabúð Djúpavogi」,這是目前Djupivogur小鎮最古老的房子,建於1790年。目前是博物館兼營咖啡廳,提供蛋糕、湯、三明治及咖啡等簡餐,但重點不是他們賣的餐點,而是他們的營業時間。

「一年只營業五個月!什麼!」我看到他們掛著的營業時間,瞬間淚流滿面。

「也就是說,人家只賺五個月就可以活一年嗎?」阿陶走過來看,也是差一點就哽咽。

「所以,以後我們的火鍋店一年只要開五個月就夠了嗎?」只有長谷川在絕望中找到希望。

不知道是福是禍,總而言之,在這裡一年只有五個月會有人沒事在這裡閒晃,其餘月份天寒地凍而且黑夜長達十幾個小時,即便咖啡廳有開門,也不可能有人會去光顧。不知道冰島人是賺五個月夠活一年,還是一年只能賺五個月,所以省省的過一年,冰島人底層的思維跟亞洲人絕對是天壤之別。也因為一年有太多時間都無法正常外出,他們特別注重居家生活,每個人都會一兩樣樂器,每個人都能動手製作家具。

我們在狹彎間的金字塔山 (Bulandstindur)的山腳下,享受著溫暖的陽光,跟一群胖嘟嘟的羊一起野餐,吃完就慵懶的跟羊躺在一起。

我想羊應該也懂,能夠在這裡享受陽光的時間,真的不多。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