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東的女性,若是生在保守一點的家庭,可能沒什麼機會受教育,沒什麼機會出來工作。嚴格來說,絕大部份的她們,只是傳宗接代的工具,沒有丈夫的陪伴不能單獨出門,長相已經不是重點,反正只能埋沒在薄紗的後面。

但令人驚訝的是,相較於西元兩千多年的今天,西元前兩千年的埃及女性,卻有著比二十一世紀的中東女性更崇高的社會地位。她們可以自力更生,可以擁有房地產,可以主動跟丈夫離婚,更有些強者,可以成為法老王。

這一切要追朔到「神妾」這樣的社會角色。所謂「神妾」就是太陽神阿蒙在人世間的老婆,他們通常是皇族的女性,但不同於公主或是皇后,神妾不需要透過世襲,只要是姿色夠美,腦袋夠好,手段夠狠,都可以擔任神妾的工作。法老王通常都自稱是神的兒子,與神親近,有資格可以主持崇拜阿蒙神的祭典。但這群所謂的「神妾」卻更勝法老。考古學家在路克索的郊區發現許多獨立的祈禱所,在這裡的壁畫說明了一切,神妾們與阿蒙神平起平坐,相互擁抱,甚至阿蒙神還把大腿擺在神妾的腿中間,究竟是法老還是神妾在阿蒙神前面的地位比較高,應該算是一目了然。

除了宗教力量外,神妾們更擁有極高的政治影響力, 哈姬蘇(Hatshepsut)就是最好的例子。十八王朝的法老圖塔摩斯一世(ThutmesI)跟皇后生下哈姬蘇,又與別的小妾生下圖塔摩斯二世(ThutmesII),法老王不久就過世了,由他與小妾生下的圖塔摩斯二世繼位,但畢竟在埃及,只要不是皇后生下的小孩都不能算是正統的繼承人,因此哈姬蘇在12歲的時候被要求嫁給同父異母哥哥圖塔摩斯二世,圖塔摩斯二世體弱多病,鮮少走出他的宮殿,一直以來都是哈姬蘇在幕後攝政,12年後圖塔摩斯二世就過世了,由圖塔摩斯二世與另外一位小妾生下的小孩圖塔摩斯三世繼位,但同樣的,圖塔摩斯三世沒有正統的繼承權,而且年紀太小,理所當然由繼母哈姬蘇攝政。哈姬蘇的地位在當時埃及人民的心中可以屹立不搖,除了皇室血統外,更重要的是阿姬蘇是女妾之首,所有的宗教活動都由她來主導。最後,哈姬蘇索性穿上男人的衣服,戴上假髮與假鬍子,正式統治埃及,成為一名女法老。她在位期間將埃及管理得有聲有色, 不但御駕親征努比亞,並且開發旁特(就是今天的索馬利亞)的貿易路線,大大增加埃及的財富。

十八王朝以前的法老王多半將自己的陵墓建成金字塔的模式,然而印和闐(Imhotep)死後1200年之後,又出現一位天才建築師賽尼摩(Senemut),他出生一介平民,是哈姬蘇的女兒的家庭教師,天文地理建築樣樣精通,他幫哈姬蘇在路克索西岸建立了前所未有的哈姬蘇神廟。

直到哈姬蘇死後,圖塔摩斯三世當上法老,終於等到這一天的他開始瘋狂的鑿毀任何有關哈姬蘇的一切事物,包括神殿上哈姬蘇的簽名,卡納克神殿裡哈姬蘇的浮雕,甚至連哈姬蘇立起來的方尖碑,都用石塊包起來,不讓後人看到,企圖想要毀滅她存在的一切證據,企圖想要把她從歷史上消滅。

因此,如果你是女人,如果可以選擇的話…..

千萬千萬要記得,活在古埃及時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