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拿馬,擁有一個非常好聽的名字,叫做「世界的十字路口」,連結地球上東南西北各個方向來的旅客及貨運。在港口聳立的超高大樓遠在外海,就可以看到他們在陽光下閃耀著。過去很多人在這裡獲得了驚人的財富,也不少東方人來到這裡掏金,看過三毛「千山萬水走過」的人應該不難忘記她表妹一家,就是在這裡發展得很好的商人。

這光鮮亮麗的背面是舊城區(Panama Casco Viejo),一個滄桑的地方。這裡原來是在1519年由西班牙人建立,由於地理位置太優越,被當作往南掠奪印加帝國的據點,從各地搜刮來的金銀珠寶往來穿梭在其間,自然吸引了加勒比海的海盜的覬覦,終於在 1671  年被摧毀殆盡,雖然西班牙人在1673年重建,之後隨著巴拿馬新市鎮的發展,舊城區得以保留原本的樣子,但也沒落頹圮了。 1997年登錄為世界遺產,觀光客開始多了起來,高級餐廳也一間間開張,連巴拿馬當地人也會在週末開車來這裡賞夜景 、吹海風、吃大餐。

下午四點,長谷川跟我走在舊城區的小巷裡,許多看起來專賣西方人的高級餐廳漸漸亮起燈光,忙進忙出準備應付晚餐時間的人潮。我們聊得忘我,往前一直走。舊城區的建物有的只看得到空殼,只剩下立面的部份,中間的樓板完全都瓦解了,即使如此還是看得出有些貧困的居民住在危樓裡面,地板早就繃壞,地面土壤露出,樹跟草都長出窗戶外。

「這樣可住人嗎?」我問。不只一間,是一整排都是這樣。

遠遠有人跟我們招手。唸唸有詞,他跑了過來。

「前面危險,不可以去!」 這人大叫。長谷川向前用西班牙文問了仔細,原來舊城區只有一個小範圍留給遊客,外圍全是貧民窟。這人指了指地上說,只有紅磚的部份是給我們走的。

回頭一看,果然我跟長谷川腳上踩的是灰色的泥土路,十公尺外餐廳林立的地方鋪著又平又新的紅磚。

原來這個世界是用紅磚路跟泥土路,一刀整齊的ㄧ分為二。泥土路的人跨不過來,紅磚路的人也最好不要越界。

「快走吧!我不想被搶!」長谷川拉著我快走。

往海邊走,氣氛的確是輕鬆多了,往來西方遊客愜意的逛著市集,越到傍晚高級汽車也擠進了紅磚道,塞車塞到駕駛人不耐煩的按起了喇叭。遠遠看著泥土路的方向,漸漸的已經變黑,不知道他們是否也一樣看著我們燈紅酒綠的世界?唯一著差別是,他們看得到我們,我們看不見他們。

晚餐時間,跟著音樂我們到了海邊的一家小酒館。

「慶祝我們再一次一起出來旅行吧!」長谷川提議喝點小酒,我們點了Mojito,長谷川跟我介紹這是海明威在古巴的時候最愛的飲料。酒精有點烈,腳步有點輕,音樂有點熱,我們散步到灣邊,倚著欄杆望著新城區耀眼的夜景。

長谷川過了半小時,煞風景的問,「我們腳上踩的是紅磚嗎?」

「是啊!」我低頭看了一下。

「嗯,那就好…………..」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