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毛怪他媽媽會因為菜市場的生意太忙忘記來接小孩,阿陶會負責陪他,教他功課,如果連阿陶都回家去了,就只剩下我跟毛怪兩個人各自作自己的事,我打開電腦繼續加班,他打開功課繼續寫。

「阿姨,長大後是什麼樣子啊?」不知道為什麼,這小子都叫阿陶「哥哥」,但卻都叫我我「阿姨」,而且怎麼都改不過來。據阿陶的說法是,這是基於一種尊敬。就像男女老幼都會尊稱張小燕「小燕姊」一樣,稱謂不全然與年紀畫上等號。畢竟是別人的小孩,也不好意思抓起來揍,所以只好姑且相信。

「阿姨,長大後是什麼樣子啊?」毛怪又問了一次,我原本只是假裝沒聽到。

我深呼吸一口氣,強掩不耐煩的口氣。「你可以等明天下午問阿陶哥哥啊?」

「我不想問他,他比較幼稚。」毛怪一邊翹腳,一邊削鉛筆。

這一定是哪裡出了錯。難道咖啡喝太多真的會影響小孩的人格發展嗎?我只能說毛怪真的是一個洞察力驚人的小孩。

既然毛怪這麼給面子,我就決定好好來回答他的問題。

「嗯…..長大,是一種很鳥的感覺。」話一說出口,立即就感到後悔了。不確定一個小學生是否已經準備好接受「其實長大以後會很鳥」這個殘酷的事實。

「哪一種鳥?鸚鵡嗎?」

「不是啦!我的意思是說,長大其實沒有很好,當小孩子比較好,所以你要珍惜現在!」我說,停下敲鍵盤的動作,我真心希望這一番說詞可以給一個小學生人生的啟發。

「為什麼沒有很好?」

「就像說,我現在在公司很菜啊!或者是說,很多話沒辦法跟同事講….」

「什麼菜?」

說到這裡,不由得有點小小的辛酸。剛到公司報到,免不了要來個窘迫的自我介紹,當時我老老實實的說自己熱愛旅行,曾自己一個人到以色列旅行,當下只覺得大家的眼神非常的困惑,後來在洗手間意外聽到公司的貴婦同事們在閒聊,才知道我早就變成大家茶餘飯後的笑柄。她們口中的旅行,是歐洲的豪華遊輪團、是京都美食之旅、是馬爾地夫的Villa。

當時我只聽到一些類似「那種地方怎麼會有人要去?」「那裡可以去嗎?她應該是恐怖份子吧!」的話,我猶豫了很久,最後還是選擇假裝在大便,等大家都散去了之後才敢走出來。

隔了幾個禮拜發現,我在大家眼裡已經從「很奇怪」進化成「腦袋有問題」,甚至有些人覺得不應該把重要的案子交給我。

長大了以後才發現,有些話在某些場合是不能講的,這就是傳說中的「幻滅,是成長的開始」,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已經跟社會上大部分的人,距離這麼遙遠了….

為了洗白怪咖的形象,我認真研究大家熱切討論的韓劇、注意同事都在哪些餐廳打卡,至少在聽別人講話的時候,可以點頭微笑表示認同,不致於太心虛。

花力氣讓自己成為連自己都討厭的人,親手扭曲自己的人格,這就是長大。為了讓這整個概念對一個小學生來說不致於太殘忍,我想了一下該怎麼跟毛怪解釋。

「意思就是說….像我很喜歡旅行,但是卻不能讓同事知道我去哪裡旅行,不然大家就會覺得阿姨很笨。」

「旅行是去哪裡?去東京迪士尼嗎?我們班的小朋友暑假都去東京迪士尼,但是媽媽說很貴。」毛怪很認真的想跟我討論。

我從來沒想過,一個小學生會是我談心的對象。但至少,我可以說真話;至少,我可以做自己。

「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國家,日本只是其中一個,等你長大以後賺了錢,可以選擇自己想去什麼地方旅行喔!」

「但是我很想去東京迪士尼,我們班的小朋友說那裡有吸血鬼!」

「迪士尼沒有吸血鬼!吸血鬼在羅馬尼亞!」我在電腦上把世界地圖打開,告訴毛怪羅馬尼亞在哪裡。

「阿姨那妳下次可以去嗎?妳先幫我去,以後我長大賺錢在換我去旅行!」毛怪眼睛都亮了。

我希望毛怪他媽不要恨我。

「好!我們約好,我們分工合作,你先寫功課,阿姨有空就去幫你旅行!」我笑了,真心的笑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