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過完全跟藍色沒有關係的多瑙河,從大特爾諾沃回到索菲亞,夜色已經有點深。

有別於白晝的甜美清淡,晚上的索菲亞隨著夜色一層一層的籠罩,姿態也一點一點的濃郁起來。穿著小禮服從歌劇院散場的觀眾散亂的在馬路上走著,同樣熱絡的紅燈區也清涼火辣了起來,雖然這時候夜間的氣溫只有十度。

索菲亞沒有辜負歐洲文化的遺產,文學與藝術定著於這個城市的每個角落,但不可抵禦的情色與慾望,在夜晚的巷弄間溶解,濃得化不開。根據調查,保加利亞的應召女郎在歐洲所有的城市數量名列第一,第二名是羅馬尼亞。

貧窮是解不開的結。

情色與藝術和平相處,沒有界線也沒有衝突。

更加龍蛇混雜的是索菲亞中央車站,當外面的氣溫極速的降低時,感覺整個城市的乞丐、瘋子與流氓都聚集在這裡,乞丐在這裡希望往來的旅客能施捨一點飯錢,瘋子在挑高的車站裡大吼大叫,流氓在這裡想要搶乞丐的錢並且把吵死人的瘋子海扁一頓,這三種人就在這裡交互活動,形成一種食物鏈的生態。最忙的就是警察了,他們甚至需要兩兩站在一起,這種連警察自己都害怕的場面真是一種震撼。

「我們的火車在第幾月台?」長谷川問。我們要坐夜鋪火車,從保加利亞到羅馬尼亞。

「妳這個問題問得很好,在外面的版子上。妳覺得我們誰要出去看?」

從旅客休息站探頭出去,兩個警察正在阻止一個喝醉酒的年輕人毆打另一名流浪漢。旁邊的人三三兩兩,有站著、有蹲著、有靠著柱子,他們輕鬆愉悅的看著熱鬧,手上還有一杯咖啡。

索菲亞,一個充滿衝突感官的城市,極端的情緒在這裡匯集,但又能以最有默契的方式跳著雙人舞。一直跳著,到深夜…

晚安了,索菲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