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漸漸亮了,雲散開來,霧氣不再壓住胸口,但氣溫還是一樣低。蘇恰瓦(suceava)的景色據說與幾百年前的中古世紀沒什麼兩樣,木屋、樹林、牛羊與修道院,一間又一間的修道院。

如果把鏡頭拉遠,唯一最破壞這中古世紀情調的就是我們,一輛改裝過的黃色雷諾小車,一個痞子,載著兩個觀光客。車子開得飛快,快到長谷川需要停下來吃暈車藥,就像那部法國電影Taxi。非但如此,Gigi 他弟不停在講電話,不知道他哪來這麼多電話需要講,可能是要維持一種生意做很大的形象,而且可以省去跟後面乘客聊天的窘境。

這裡的修道院有個很可愛的特色,由於他們使用當地的礦物質作為原料,時間久了就會呈現一種特殊的基色出來,例如Moldorita是琥珀色修道院、Arbore是綠色修道院、Humor是紅色修道院、Voronet則是藍色修道院,這種特殊的藍色還因此有了特殊的定義,這樣的藍色就叫做Voronet Blue。

「欸…這個Voronet修道院,我們都叫他藍色修道院,建於…欸…1844年…」Gigi 他弟除了擔任司機以外,他也應該是我們的導遊,這是他的工作。

「1844年?19世紀?」長谷川大叫。說好的中古世紀呢?

「喔喔!不是!等等我!」Gigi 他弟侷促不安的翻著皮衣口袋,掏出一張皺皺的紙。

「是1488年!唉!歷史總是令人迷惘啊!哈哈哈!」Gigi 他弟尷尬的大笑,把小抄放回口袋,兩手一攤。

「不如這樣,我就不打擾兩位了,你們慢慢看,我先回去車上等妳們。」說完,人就一溜煙的消失。

也好!身邊少了一個走錯攝影棚的痞子,反而能好好享受這裡的氣氛。

修道院外牆的濕壁畫繁複而精緻,除了迎風面容易被風雪侵蝕之外,其他都保存得異常完整。無論內外牆的壁畫幾乎都與聖經相關,譬如最後的審判、最後的晚餐、美德之梯等等,特別的是還有一幅巨大的君士坦丁堡戰役畫像。

有如魔戒場景一般史詩壯烈的戰役曾經在這片土地真真實實的上演,而現在這裡只有一片的樹林、安靜的修道院、神隱的修女,還有一個等得很不耐煩的痞子導遊。

時間真的可以改變很多事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