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說她是小巴黎,有人說她是全歐洲最不值得一遊的城市,布加勒斯特總是在很邊緣的角落。

她的運氣總是差這麼一點。

1977年發生地震。1989年爆發革命,連超級巨星麥可傑克森站上人民宮的大陽台,對著全場成千上萬的歌迷,居然口誤大喊「我愛布達佩斯!」,不知道是酒還沒醒,還是「布加勒斯特」的存在感真的太薄弱,這個城市總在人們的記憶中缺席。

共產主義長期在這裡扮演很重要的角色,除了留下為數眾多的共產風格的建築之外,「革命」這個元素,不停在這個城市裡重複出現,布加勒斯特最主要的街道Calea Victoria環繞著歷史博物館、美術館、革命廣場、雅典廳、歌劇院等等,建築的前面總會有一座雕像,提醒著這裡曾經發生過的事。像豎立在革命廣場上的「重生之柱」(Memorialul Renașterii)就是為了紀念1989年革命中的傷亡者,讓人民不忘推翻共產統治而革命成功的歷史。

但這裡的年輕人告訴我們,他們看著重生之柱只看到「一根牙籤插一顆橄欖」,其他什麼事情都想不起來。

年輕人也許更在意的是一個城市該有的燈紅酒綠,但因為相較於其他歐洲國家,他們依然是屬於長期處於貧窮的他們,在暗巷中隱藏了更多的不堪。

在布加勒斯特的最後一天,我們遇上了這場雨,早已習慣陰冷的人們,瀟灑的在雨中漫步。我跟長谷川也索性收起雨傘,在雨裡跑著,笑著,呼吸著屬於大雨裡才有的獨特濕度,享受著全然釋放的快感。

這是我們給這個城市最後的擁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