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九點坐上嘟嘟車,要趕著搭去Dambulla的公車

斯里蘭卡像其他東南亞國家一樣,路上有許多喊價的嘟嘟車,機動性高,超級方便,但是就是需要花點口舌講價。

「拜託司機伯伯,我們要去搭往Dambulla的公車!60盧比應該可以吧!」長谷川仗著她現在是高人氣偶像,隨便喊了一個價錢。

「80盧比!」司機伯伯一大早就揮汗如雨,頭都沒有抬起來。

「但是民宿的老闆說,只需要60盧比耶!」長谷川也不算一下20盧比是台幣多少,人家也是有老婆小孩要養啊!這種沒水準的殺價我絕對是不予置評的。

司機伯伯不耐煩的抬起頭來,擠出深深的抬頭紋。「你們從哪裡來的啊?」

「我們從台灣來的!」我說。

「喔!泰國啊!泰國我知道。只能算你們70盧比,不要告訴別人啊!」到底是司機伯伯耳朵不好,還是我英文不好。總之,這不重要,趕上公車才是重點。

不巧的是長谷川跟我花了太多時間跟我們的粉絲互動,嘟嘟車司機載我們到公車站的時候,要去Dambulla的公車已經開走了。

「哎呀!你們扶好啊!」

我們兩個還傻呼呼搞不清楚狀況,這時候司機伯伯居然就跟電影一樣,一個大轉彎,在馬路上表演飛車,硬是鑽在兩個車道的中間,狂追了兩個路口後,終於看到那台要去Dambulla的公車。更厲害的是,他那台公車極速平行了好久,最後以右手扶住嘟嘟車的握把,左手伸出去拍公車的門,如硬漢般的姿態,他跟我們大叫:

「快!快!快背上你們的背包!!!」

我們驚慌之下把錢一丟,立刻在大馬路上跳上公車,整條馬路的人都在看我們……

我們擠上公車後,往車窗外看,嘟嘟車司機小小的甩尾了一下,帥氣的消失在一條小巷子裡。妙的是,我們硬爬上公車之後,路邊的小販也跟著上來,拿著一籃子的炸麵團上來賣。

「我們遇到斯里蘭卡的Bruce Willis了嗎?」我說。這種身手肯定不是人人有!

「應該是。然後我要跟妳講一件事,妳不可以打我。」長谷川流露出很認真的表情。

「我剛剛,不小心….丟給他100盧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