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男人帶我們爬上了頂樓。

「我們其實位於費斯舊城區的最中心,地勢也稍微高一點,居高臨下。這是Dar Seffarine給各位最美好的禮物!」門一推開,是一個在屋頂上的露台。幾個米白色粗布沙發,配上傳統的摩洛哥燈飾映出目眩神迷的花樣,腳下,是一整片的夜景。我想起聖經裡的故事,撒旦為了誘惑耶穌,在上山給他看全世界景象;今天看到的,應該也相去不遠。

經過了一個半小時,男人終於要放我們去吃飯了。八點半,距離我們上次進食的時間已經超過12小時了。現在只希望桌上有一個超大的口袋夾餅可以讓我吃完馬上上床睡覺。走進餐廳,只有一個大桌子,除了一個大燭台外,桌上什麼都沒有。看來,這不是一頓可以馬上吃完的晚餐。

「大家自由入座吧!餐點會一一為大家服務!」男人自豪的介紹食材的來歷。我們與荷蘭來的三位女生並坐,在桌上沒有食物的情況下,我們必須不停的講話以免不知不覺就睡著了。

「荷蘭有廉價航空從阿姆斯特丹直飛費斯,對我們來說,到費斯渡假真是方便又便宜!」其中一個荷蘭女生說道。荷蘭人真的很高,為了跟她的眼神維持在同一個水平線,我必須刻意的挺直腰桿。

「我們三個人就打算在這裡待一整個禮拜,廉價航空的機票還比從費斯機場坐計程車到Dar Seffarine便宜呢!」另一個荷蘭女生也這麼說,這完全解釋了,為什麼一路上遇到的旅客,幾乎都是歐洲人。

同桌的美國老伯非常積極的想要插入話題。「你們會不會得摩洛哥人很不友善?」

老伯指的是摩洛哥人很不喜歡拍照,這件事情我也有感覺,幾乎是我去過的國家中,最不喜歡拍照的一個。在去撒哈拉沙漠的路上,我對著山谷拍了一張照片,也被當地人指責。他告訴我,即便是大自然也應該要取得願意被拍攝的同意。對於這麼有哲理的論調,一時之間也不知道怎麼反駁。

老伯對於摩洛哥人不喜歡拍照這件事情顯然相當不諒解,「我可是專業的攝影師呢!」老伯拍桌,她老婆很無奈的在旁邊點頭,很明顯的,他應該不是。這個等待食物的時間,男人一直都站在旁邊看著,顯然是要等到大家熱絡的聊完天之後,才肯讓我們吃東西。

我想,男人的理論應該是,情緒與味覺是完全黏著在一起的兩個象限,如果沒有完美的情緒,味覺就不容易探索到食材的極致。

真是一個擅於操弄的傢伙。然而,我也沒有掙扎。

我吃了一大口裡面有包冬粉的肉餅,往後沉在椅背上,看著這群世界各國來的人。我們一起來到這個伊斯蘭17世紀的老房子裡,睡在沒有門鎖的客房中,一起分食桌上的大餐,熱絡的分享旅行的點滴。

腳底下,還踩著星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