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費斯到蕭安(Chefchaouen),像是經過四個季節的轉換,銀色的、紫色的稻草,超現實一般的隨風擺動,一路一直在我們半夢半醒的意識中出現。蕭安位於摩洛哥北部的里夫山脈上,雖然海拔只有六百多公尺,幾乎比陽明山還要低,但因為風向與水氣的凝結,蕭安的天氣總是令人覺得濕濕冷冷。

蕭安為什麼會是今天的蕭安,要從很久很久開始說起。

西元八世紀,來自亞洲和北非的阿拉伯人入侵基督教的伊比利亞半島,他們信奉伊斯蘭教,在當時被統稱為摩爾人(moros)。這群摩爾人以摩洛哥為跳板,通過直布羅陀海峽,在短短的幾年中就由南至北征服了大半個西班牙,展開了長達好幾世紀的統治,格瑞那達在當時尤其燦爛。

在西元十五世紀,這些留在格拉納達的阿拉伯人跟猶太人終於在西班牙光復運動中,被逐出了伊比利亞半島。這些阿拉伯人跟猶太人往南逃回摩洛哥,在蕭安這個地方當成避難所,隨著時間的經過人口也慢慢多了起來。住在蕭安的猶太人從來沒忘記他們跟上帝的約定,把整個蕭安城塗成藍色,象徵天堂與神的恩典。以色列建國後,許多猶太教徒離開了蕭安,回到上帝應許的土地,但,建築物塗成藍色的習慣被柏柏人保存了下來。

所以今天我們所得以看到的世界是這樣構成的;伊斯蘭文化在西班牙南部留下了令世人驚艷的阿爾罕布拉宮(Alhambra),猶太人把藍色帶到蕭安,又帶回到以色列,在他們的國旗上放了一顆藍色的大衛之星,阿拉伯人安安靜靜的守在蕭安,保存了這一片藍。

除了那一片不真實的藍,還有一群像化妝舞會走出來的人,在路上走來走去。因為蕭安獨特的濕冷氣候,他們喜歡穿著一整件大罩衫在身上,看起來就是一群小精靈在童話世界裡,無憂無慮的生活著。

如幻似夢,不知道是睡在童話故事裡,還是在童話故事中醒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