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子像沒有盡頭般的往裡面無限的蔓延,要不是我跟長谷川吃飽喝足,在這麼昏暗的天色裡,恐怕很難跟上阿魯油的腳步。

「就是這裡了!」阿魯油終於停下腳步,在一個很奇異的地方停下。

眼前這個矮小的門,幾乎是一個洞穴的入口,沒有招牌,沒有燈光,要不是阿魯油很明確的把手指停在這個地方,說什麼都不會想要多看兩眼。

「這裡?」我跟長谷川交換了一下眼神。

「沒有錯啊!就是這裡!女人走這邊,男人走另外一邊!」阿魯油十分篤定的推開那扇小矮人專用的門,瞬間一陣水氣飽滿的煙霧迎面而來。阿魯油把我們交給其中一位大嬸之後就彷彿有電影特效一般,轉身從濃霧中消失了。

「第一次嗎?」滿臉橫肉的大嬸操著很難懂的口音問道,我跟長谷川像誤闖叢林的小白兔一樣,傻傻的點點頭。

「這個拿著!」大嬸遞過來一小塊肥皂,跟一塊只比一般菜瓜布細一點點的菜瓜布給我們。

然後,我們就被推著進去澡堂的第二層,煙霧更濃了,微弱的燈泡只夠看得清楚牆壁在哪裡。

「這裡,妳們脫光!」橫肉大嬸下達一個非常清楚的指令,這時候選擇大哭跑掉似乎已經太晚,我們乖乖的脫光衣服,大嬸一邊說,自己也全部脫光,招呼我們到旁邊站好,大嬸熟練的從水桶裡舀出出熱水,直接從我們的頭上淋下去,節奏十分的爽快。

淋了五六桶熱水之後,我們繼續服從大嬸的指令進到澡堂的第三層,這裡就像是一個超大的蒸籠,汗瞬間就被逼出來,眼睛被水氣蒸得看不清楚。

「這裡,躺下去!」大嬸知道自己的口音沒幾個人聽得懂,指了指地上,我們仔細一看,才發現地上躺滿了還肥燕瘦各種形狀的裸女。這時候的我們恐怕沒有其他的選擇,乖乖的就地躺下,加入這個橫屍遍野的畫面中。

接下來就更詭異了,從煙霧中走出一個稍微年輕一點的女性,接過我們的肥皂開始往長谷川身上抹,即便煙霧如此的瀰漫,我還是看得到長谷川驚恐的眼神。然而這時候我才發現,原來我才是那最幸運的一個,因為,橫肉大嬸彎下身來親自幫我服務。大嬸先把肥皂塗過一遍之後,開始用那塊只比一般菜瓜布細一點點的菜瓜布在我身上磨蹭,在那個當下我的心情其實非常的複雜,因為大嬸把我一把抓過來,埋在自己的胸部之間,在整個過程中,我的臉就一直在她十分豐盈飽滿的胸部間不斷的晃動,不時還被乳房以乎巴掌的方式攻擊。

這一切都來得太突然了,一時之間,我也只能隨著大嬸的節奏晃動,一次又一次的,直到身上一點點角質都搓不出來,這整個過程才告一段落。

之後,努力的摸黑回到住的地方,我們兩個再也沒有再提起那個摩洛哥大浴室裡發生的事情。

我想,就讓這一切塵封在那條漆黑的巷子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