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工作快要告一段落的那天,就當我一如往常的,很專心的,從飯店房間偷偷探頭出去看外面的情勢,看看有沒有可疑人物在外面鬼鬼祟祟。這時電話響了起來,嚇出我一身冷汗。

「您好!這裡是櫃檯,大廳有您訪客!」電話另一頭傳來一個陌生女性的聲音。

「訪客?」放下電話,腦中有無限多種可能在大腦中旋轉。「難道,我小心謹慎了這麼久,還是被盯了嗎?」我開始咬指甲,只要我緊張起來就會不自覺的咬指甲,這一定是我小時候口慾期沒有被滿足的結果。「專心!不要再咬了!這不是重點!」我強迫自己冷靜下來,想想這幾天是不是有什麼可疑的人物出現在身邊。

「可能是搞錯了吧!」坐在床上又想了半天,我還是選擇逃避。不知道過了多久,突然,又被響起的電話聲嚇了一大跳。

「您好!這裡是櫃檯,您大廳的訪客還在等您喔!」又是剛剛那位女性的聲音。

這時候我的大腦閃出許多我曾經看過的推理小說片段。如果我發生什麼不測,一定得留下一些線索,因此,我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三點十分,櫃檯兩通電話,訪客在大廳。窗外十點鐘與三點鐘方向各有一人,都穿深灰色衣服。依外面希爾頓飯店旗幟飄揚的方向推斷,目前吹著東南風。」然後,我把紙條放到枕頭下面,以一種從容就義的心情走下樓。

「喔靠!妳剛剛在大便啊!等很久耶!」

這時候我眼前突然出現一陣閃光,喉頭彷彿被下了魔咒一般無法言語。老天啊!她到底怎麼辦到的!

「好啦!我知道妳想我!欸!很餓啦!帶我去吃飯!」

「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誰跟你說的?妳怎麼過來的?妳來這裡幹嘛?妳不用工作啊?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我太震驚了!一連串無意義的問題一直從我口說不停的嘟噥嘟噥。

「幾十個小時的飛機,換到妳現在臉上這個表情就夠了!哈哈哈哈哈!」長谷川狂笑著,我越是驚慌,她越顯得意。

長谷川,這個人身上一定有一半是巫婆的靈魂。

長谷川,這個人身上一定有一半是巫婆的靈魂。

「妳不要開玩笑啦!這裡很危險,妳到底怎麼找到我的?打算在這裡待幾天?」

「我?妳們公司秘書這麼八卦,隨便打聽也知道妳在哪!下了飛機,從機場叫了uber就來啦!」長谷川看起來一點都不像剛從長途飛機降落的人。

「妳就這麼來了?沒被搶?約翰尼斯堡的治安是爛得有名耶!」我只差沒檢查長谷川的手指有沒有少一隻。搞不好在路上已經遇到搶匪,被砍了小指頭不敢講而已。我把我的黑人司機跟我說的事情,一個字不差的轉述給她聽。

這時候的長谷川終於相信自己的有多麼的命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