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到河內,原本三個半小時就可以到得了的一日生活圈,扎扎實實的搞了一整天才到。內排機場的門打開,一陣複雜的氣味撲鼻而來,這其中包含了許多特殊的資訊以及特殊的情感。

當我出國旅行的時候,我最愛走出機場呼吸到的第一口空氣。有時候是一陣冷得不像話的風,但空氣乾燥而清甜。這通常是高緯度國家的味道。有的時候是又濕又黏還帶著一股酸酸的味道,這通常是東南亞地區的第一印象。

但,河內卻有點超越我的想像。

「這個氣溫居然跟台北一模一樣。」我不自覺的對自己笑了出來。

「到了河內會有人舉著妳的名字的牌子等你,妳就跟他走就可以了,其他事情都已經幫你安排好!」記得我要出發前ck的秘書是這樣交代的,但左等又等,除了不停上來攀談的掮客之外,什麼都沒有,直到同一班飛機其他旅客都已經散去,我還痴痴的在門口等著。

「等一下機場就要關閉了,妳趕快聯絡要來接妳的人吧!」一位機場的內勤人員對我揮手示意。河內的班機原本就不如胡志民市這麼頻繁,再加上現在是特殊狀況,機場可不是能隨便逗留的地方。

等了半天還是沒人來接我,剛剛找我攀談的掮客跟計程車司機都已經開始蹲在地上吃便當了。

「算了,自己想辦法吧!」從機場到飯店從來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情,沒道理搞得這麼狼狽。我在包包裡找出飯店名字跟地址,找個一個看起來比較老實的小弟。小弟快速的扒了兩口飯,戴上口罩。

「Tran Duy Hung!grand plaza hotel !」我指著上面的字照著念。我要去的飯店在「陳維興路」,越文是「Tran Duy Hung」,我想照著念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小弟接過我的飯店地址,嘰哩咕嚕的一串,我完全聽不懂。

「Tran Duy Hung!grand plaza hotel !」我又再次大聲的念出「陳維興路」跟「廣場大飯店」,就算我說的「陳維興路」不標準,廣場大飯店總聽得懂吧!河內能有幾間廣場大飯店?

「gaga sa?」小弟一副已經抓到重點的樣子,但他一直重複念著gaga sa,聽得我心慌意亂。小弟不顧我的一臉慌張,把我的行李用一個美麗的拋物線重重摔在他的後車廂。「go!go! many ca!」小弟又再次念出只有他懂得咒語。這時候我已經沒有心情解碼,指想趕快趁著天還沒全黑,趕快到飯店。

車子開出機場,開闊的路面讓我看清楚這個地方–鐵皮屋、塵土、跟蹲在地上的男人,是我的第一印象。再過十分鐘就到了稍微比較文明的地方,兩旁的車子擁上來,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就是瘋狂的塞車時間。

「many ca!」小弟頻頻回頭用很抱歉的表情說道,原來剛開他緊緊張張催促我,就是怕遇到地獄一般的塞車。

更慘的是「轟!」的一聲,大雨突然下了,才不到幾分鐘的時間整條馬路都開始淹水,所有的人都從鐵皮屋走出來,跑到馬路旁邊,因為整個區域都瞬間停電了!

幸好小弟還算機伶,繞過幾個積水區域,短短27公里的路總共花了兩個小時終於抵達。

車子停在我下榻的飯店grand plaza hotel,幾個穿得很像馬戲團表演者的門房幫我開車門,整齊劃一的大喊:「Welcome to GaGaSa! Madam!」

我抬頭看了一下「GaGaSa」的大廳,深呼吸一口氣對自己說…

既然來了,我就一定要好好的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