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 ! 你好!我今天第一天來報到!」帶著我的電腦,走向公司的櫃檯,今天是我在這裡上班的第一天。

「你留指紋了嗎?」櫃檯小姐抬頭問道。

「指紋?」

「指紋啊!進出公司都要按指紋,你不知道嗎?」對方皺著眉頭,有點不耐煩。

「指紋?我要留指紋?一定要留指紋?」我結巴了。

「你不留指紋怎麼開門進公司呢?公司怎麼知道你的上下班時間呢?」

我懂了,原來在這邊已經進化到沒有門卡,是用指紋辨識。但我心裡想的是,指紋是個人資料吧?可以就這麼輕易的留給別人,這讓我有點擔心。

「其他公司都改成臉部辨識了!我們還在用指紋機,太落後了!」幫我留指紋的妹妹一邊說著。

「臉部辨識?好先進! 但但…你們…你們…越南…有個資法嗎?」我又結巴了。

「蛤?」小妹完全聽不懂。

「個資法?GDPR? 」我就像一個在說外星話的外國人,小妹不想跟我囉嗦,趕快設了指紋,就把我發送到我的位子。

剛剛把電腦打開,同事就邀請我一起參加會議。

「我需要準備什麼嗎?」我急急忙忙從包包裡掏出筆記本。沒人理我,大家都往同一個房間走去。

會議室鬧烘烘,剛開始完全不知道他們在做什麼,後來我終於釐清一件事,那就是這裡的人都只會兩種語言,會越文跟中文;會中文跟越文;會越文跟英文。沒有一個人同時會這三種語言,所以,所有的討論都要用三種語言輪一次,以確保每個人都理解。所以,當中文組在討論的時候,不懂中文的那組就在旁邊聊天,以此類推。

「我的天啊!這樣會議要進行多久啊?」我來自一個分秒必爭的地方,對這樣冗長的討論覺得有點焦慮。

「哈哈!習慣就好!」HR的秋香跟我說,她是會中文的越南人。

「你們的中文怎麼都這麼好?會英文的同事也好流利!」我太驚訝了!

「公司有一半的人是國外留學回來的,會中文的同事不是在台灣留學,就是在大陸留學。河內會中文的人也特別多,因為離大陸近。」秋香跟我說明。

原來,我在一群學霸跟權貴子弟中而不自知,瞬間覺得自己遜色好多。

兩個小小的議題歷經三個小時終於結束,會議記錄會在一個禮拜內產出,每個人都要負責看兩種語言,以聯集的方式確保文字的表達正確,來來回回在討論個兩個禮拜,所以總共要在花三個禮拜才能結案。

中午我拿出早上剩下的麵包啃著,同事三三兩兩吃著便當,突然,停電了!

「啊!不對!」

不是停電,走廊上的燈還是亮著。我緊張的坐在位子上,發現我是唯一個緊張兮兮的人。

原來,燈是故意關掉的,他們吃完午餐,便通通躺在地上,睡起了午覺。

沒錯,都躺在地上。

要不是我歷經了一個早上,突然走進來看到滿地的人真的會嚇死。越南的女孩們喜歡穿很窄的窄裙,同樣的可以舒適的躺在地上睡覺,還有些人帶了小毯子,確保一百分的睡眠品質。這時候如果要走動的話要特別小心,把人家吵醒事小,不小心踩到人家的肚子就不好了。

「我好像應該要放輕鬆一點了!」我對自己說。這個地方真是太特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