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在忙什麼啊?」現在是熄燈在地上躺平的午休時間,很難得看到我這些越南的同事們這麼勤快的忙近忙出。

「你老闆要來了,你不知道嗎?」

「啊!」

一點都沒錯,由簡入奢易,這一陣子我一個人在越南過得真好,好到我完全遺忘Amanda要來的日子。越南同事很沒有義氣的把Amanda的房間安排在我的座位前面,她門一打開就可以看到我,這風水真是不好。

我最不願面對的這天終於到了,「喀!喀!」熟悉的高跟鞋聲音越逼越近,不用抬頭,我都知道誰來了。

「這是台灣帶來的佳德鳳梨酥,大家快來嚐嚐!」Amanda身後的小夥伴扛了好幾十袋的鳳梨酥,汗都滴到地上。

「原來這就是佳德鳳梨酥啊!」越南同事通通圍了上來,每個人都想吃吃看這傳說中的味道。

「每個人都有,大家不用客氣!」Amanda親切的對大家微笑,招呼著每位同事。

「哇!你老闆人好好喔!」秋香過來拍拍我的肩膀,滿嘴的鳳梨酥。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Amanda進到自己房間,轉身對我使了個眼色。「你!進來,順便把門帶上。」

我轉頭看了一下後面,只看到一群吃鳳梨酥的越南人。我很確定, Amanda是在跟我說話,不用再掙扎了。

我進去房間,輕輕的把門關上,還來不及寒暄,Amanda就先開口了。

「我聽說,這裡的效率很差。」眼前的這個女人突然360度的態度轉變,跟剛剛請大家吃鳳梨酥的臉,完全不一樣。

「你在這裡觀察到什麼?找你來可不是讓你在這裡每天喝咖啡聊天吃河粉的。」真不巧,這三件事情我都做了。我一五一十的報告了這邊的情況,沒有負面的評價,只有文化上的差異。我認為應該要尊重這裡的風土民情,越南人原本就天性浪漫,而且他們都很早婚,下班時間一到就會馬上下班回家照顧小孩,加班對他們來說,不是一個選項。

「這我不能接受。」

Amanda下了一個結論,然後,就沒有然後了,接下來是一段長長的寂靜,因為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想吃鳳梨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