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過了一個佛寺,老實說我已經不記得什麼名字。

霧色的朱紅,加上一點點潮溼的青苔,外表非常莊嚴,但我們也沒有再進去了,只有稍微停一下步伐,讓嘟嘟的馬兒喘口氣。

過了一片稻田,安靜的鄉間突然從四面八方傳來奔跑又嬉笑的聲音。我們回頭一看,是一群孩子,大概是小學三年級的年紀。

「嘿!你們從哪裡來啊?」

「你們有沒有去看Shwegugyi Temple啊?」

「你們是不是香港來的啊?」

這些孩子圍繞著我們的馬車,你一句我一句,問得我們招架不住,當我們還在認真回答「我們從哪裡來」的時候,已經又爆出五六個問題。

「我這麼美,當然是天堂來的啊!」長谷川不知道哪來的靈感,然後就拜託嘟嘟停下馬車,衝到孩子群裡跟他們玩了起來。

「你們今天做的是什麼?」我對著其中幾個大叫。一個孩子拿著手上的美勞作品給我看。

「Zorro!這是Zorro!」大家連忙把面罩都帶上,一隻手背在背後,另一隻手假裝手裡有劍,有模有樣揮了起來。

「Zorro很厲害!我們都變成Zorro之後可以打敗軍政府!」其中一個胖孩子大叫,全身小肥肉顫抖著。來這裡這麼久,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營養這麼好的小胖子。

「我也要打軍政府!」「我也要殺!」「殺殺!」大家突然間又一哄而散,剩下幾個秀氣的女孩子在原地傻笑。我跟長谷川聽了,互看了一眼,我們都知道對方心理想什麼。

索性讓嘟嘟的馬兒打個盹,我們往學校的另一頭走去,嘟嘟說這是一個社區,附近大概有十幾戶人家,在這裡已經算是很大的聚落了。在路上走的大部分是婦女,她們有些人騎著腳踏車,有些人雙腳步行,最厲害的是,她們頭上都會頂著一些東西,遠遠看起來好像大家都戴著大帽子,行進的過程搖曳生姿,除了擔心他們脖子會扭到之外,其實真的還蠻好看的。

嘟嘟說得對,這裡真的是一個非常熱鬧的地區,因為除了馬車跟牛車之外,我們居然看到「公車」!

但這邊的公車比我們一般普通公車要厲害很多。沒有公車站牌,也沒有公車號碼,想坐公車的市民朋友們,都會不約而同在這裡出現。大家會先在附近稍後一下,跟鄰居聊聊天,然後一個瞬間,不論身上的衣服多麼華美,不論阿嬤的年紀有多大,這些人都會一個一個攀爬到車上去。

最可愛的是,看到我跟長谷川在看他們,大家居然在同一時間跟我們揮揮手,一位大哥來得太慢,一邊跑一邊跳上車,還沒等站穩就忙著跟大家一起揮手。

我跟長谷川一邊追著公車跑,一邊拼命的跟大家揮手。就跟鄉土劇的劇情一樣,我們就一直跑一直跑,跑到喘不過氣來,最後跪在泥土路上看著他們遠去。

我不知道這到底有什麼好感動的,但最後,我跟長谷川都紅了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