茵萊湖位於緬甸北部撣邦高原的良瑞盆地,是緬甸的第二大淡水湖。湖中大大小小有幾十個村莊,也有不同族的少數民族住在這裡,他們最大的共同點,就是倚賴著這個湖生活。

一大早,孩子們就背著書包,帶著便當盒,在岸邊等待,就像一般的孩子在等公車一樣,三三兩兩笑著聊著,然後所謂的「公車」就出現了。

一艘柳葉一般長的船緩緩靠岸,孩子們靈巧的跳上傳,平衡感極好的他們「砰砰砰」的跑到船的最後端,讓每個孩子都可以坐到位子。船伕的技術極好,輕輕鬆鬆的就用z字型的方式從一大堆水草滑出,駛向另一個狹窄的水道。

船開走了,湖面再度明亮如鏡,直到另一批學生再湧上小船,準備上學去。我跟長谷川看得入迷。

「我們可以坐上這個船嗎?」長谷川突然靈機一動。

「可以是可以,但怎麼知道這個船開到哪裡?會不會回不來啊?」遊茵萊湖我只有聽過包船,還沒聽過坐人家小朋友的「校車」。

一個念頭只要被長谷川說出來,就很難讓她放棄。於是乎我們真的就厚著臉皮坐上了人家的船。孩子們你看我,我看你,有的偷笑,還有女孩子偷偷摸了一下我的褲管,好像我們是從別的星球來的。

終於,船開了,頭頂的太陽晒得我們刺辣辣,但湖面上卻吹起一陣又一陣像冷氣一樣的冷風。

茵萊湖的人家幾乎都住在水上,他們用特殊的技術蓋了茅草屋,屋腳看起來細細的,但卻能站在水中不腐壞,整片綠色的植物是一區一區的菜園,農家頂著太陽,滑著小船,正在細心的整理著。其實這就是農家的生活,只是生活的緯度在水面上而已。

坐在我旁邊的女學生突然大叫,用力的揮手。

我們順著她的手勢看,有一個男孩子正在划船。茵萊湖還有一個特色是,這裡的人練得一身好功夫,他們可以單腳划船,空出的雙手可以撒網,使用工具,這種厲害的技能沒有從小學習應該是不可能學得會的。

男孩對我們揮揮手,收起笑容繼續他的工作。

在這裡,並不是每個孩子都能上學,他們只能「輪流」去學校,或者稍微長大一點,就必須負擔家裡的生計。

總之,能在我們這艘船上的孩子們是幸運的,至少,今天輪到他們去上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