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下了一陣,幸好這樣的午後陣雨下了一個小時就停了,陽光也露出臉來。這時候的茵萊湖湖水變得又混濁又湍急,原本清爽的湖景突然變了一個顏色,但也頗有味道。

「我們接下來要去佛塔喔!」船伕把外套的帽子稍微壓低,擋住從湖面反射上來的陽光。

「唉,船伕如果沒有戴太陽眼鏡,應該很快就白內障了吧!」我低聲跟長谷川說。

「但,他們的平均年齡好像只有六十幾歲,白內障可能不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長谷川說。的確,我們和他們生活在不同的光譜中,面對不一樣的生活壓力,實在不需要用我們的想法去套在他們的身上。

「到了到了!」船伕緩緩的靠岸,眼前是一片非常完整的陸地,彭都奧佛塔(Phaung Daw Oo Paya)雄偉的聳立著,不像跳貓寺像是在水裡踩高翹。彭都奧佛塔又被稱為「五佛寺」,寺廟內主要供奉五尊佛像,而這五尊佛像已被信徒貼上大量的金箔,我們能看到的是五個雪人形狀的外觀。這五尊金色雪人只有男性可以靠近膜拜,女性只能遠遠在外面。

我跟長谷川遠遠的站在外面,心理覺得有點悶。

「還有哪裡可以去呢?」我問我們的船伕。

「嗯…」老實的船伕想了一下。「有的有的!」我說過,整個緬甸人對於能不能滿足客人有一種特殊的執著,看到我跟長谷川對這個豪華的五佛寺毫無興趣,他開始緊張了起來。

「有的!還有其他的佛寺。」船伕快要結巴了。「但是,我先去附近市集買菜,很快就好了!」

於是船伕慌慌張張把船靠岸。

「你們在樹下等一下,馬上就好了!」船伕用小跑步離開,我跟長谷川連忙追上。

「嘿!等等啊!我們也要去!」

跑過了一個草叢,豁然開了,我跟長谷川開心的大叫。這是一個超大的市集,好多當地人在這邊採買。

重點是他們運送東西回家的方式。有用特技表演的方式頂在頭上,有的人買了比自己身高長三倍的竹竿回家,有的大哥帥氣的買了一隻雞,像寵物一樣抓著雞屁股就準備帶回家。總而言之,這邊不流行塑膠袋。

「我們不去別的地方了!什麼寺廟都不要!」我跟長谷川高興得不得了。

我對著滿臉疑惑的船伕大叫。「這才是我們想看的緬甸!」